008.(他迟早要完。...)

作品:《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一秒记住【m.xiayexy.com】精彩无弹窗免费!晚餐中途,柏芸接到了丈夫打来的电话。m.xiayexy.com 下页小说站
    她看着正垂着眼眸专心切牛排的陈仙贝,眉开眼笑的,“还说柏尧不把你放在心上,这不,刚他跟嘉树在一起,听到我说你跟我在一起,他就要过来接你。”
    陈仙贝其实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江柏尧,但她也不能拦着他过来,神情复杂地点了下头。
    没多久后,江柏尧跟温嘉树一起来了。
    他一身西装革履,气质清冷,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框边眼镜,他面容冷峻,周身气场极强,他身旁身后跟着的人似乎也成了衬托。
    很快地,他的视线落在了陈仙贝身上,却还是没笑,也没有别的表情。
    柏芸习惯了,温嘉树也习惯了。
    那件事之前的陈仙贝也要习惯了。
    在服务员的带领之下,他们也入座,江柏尧自然而然的,坐在了陈仙贝身旁,他沉声问她“吃饱了?”
    陈仙贝表面不动声色,实则内心麻木地应了“嗯。”
    江柏尧抬手看了一眼腕表,“那我送你回家?”
    “你有空吗?”陈仙贝目光平静地跟他对视,“如果你忙,我可以自己回家。”
    陈家不是没有司机。
    回家的路,她也不一定非得让人送。
    江柏尧顿了一顿,“当然有空。”
    陈仙贝这话,除了柏芸以外,江柏尧跟温嘉树都不会觉得哪里怪异。她一直这样善解人意,这种话也不是第一次说了。
    女人更为了解女人,柏芸看了陈仙贝一眼,不知怎的,总觉得她,有点不对劲了。
    难道是介意江柏尧冷淡吗,或者说是,有人在追求陈仙贝?
    这倒是有可能。
    在很多人眼中,陈仙贝跟江柏尧是郎才女貌,十分登对,柏芸私心里也很羡慕陈仙贝,因为在这一段婚姻中,陈仙贝不需要太用心的去经营,就能坐稳江太太这个位置,这便是门当户对。
    陈仙贝的个人条件摆在这里,即便她成为江柏尧的未婚妻,也不会缺人追求。
    女孩子就是这样,倘若一颗心都扑在他身上也就罢了,不然有现成的参照物进行对比,江柏尧一直这样冷淡,谁受得了呢?他生性冷淡,他的个性是个性,难道别人的个性就是迁就吗?
    目送着江柏尧跟陈仙贝离开后,柏芸才小声地对温嘉树说“你跟柏尧关系好,还是劝劝他,未婚妻是要呵护的。”
    温嘉树诧异地,“怎么突然这么说?”
    柏芸挽着他的手,“女人的直觉,你信吗,我觉得仙贝对柏尧有意见了。”
    “可能是柏尧最近忙,疏忽她了。”温嘉树不甚在意的说,“你也劝劝陈小姐,柏尧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多少年了都。”
    柏芸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她怎么劝?
    这种话只能是关系很好的闺蜜去劝,她说一句都是多的。
    她还想说,虽然她现在嫁给他了,成为了温太太,可是走在外面,别人对她也只是表面上客气而已。
    陈仙贝是货真价实的豪门大小姐,她得注意分寸,打起十二分精神来跟交好,如果陈仙贝心情好,她劝几句没问题,可现在她都感觉到陈仙贝态度冷淡,再说下去真的不会讨嫌吗?
    陈仙贝坐在副驾驶座上。
    江柏尧的话很少,以致于他们订婚这么久了,聊天的次数也不是很多。她的视线掠过中控台里,有一个羊毛毡御守,样式憨态可掬,上面还有着两个字——平安。其实她不止一次看到过这个东西,那时候她面露疑惑,他也难得地解释了一句“是明雅送的。”
    她当时没有多心。
    明雅是江柏尧小姨的女儿,在国外念书。
    她也加了明雅的朋友圈,知道这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喜欢做手工。
    明雅跟江柏尧这个表哥关系不错,兄妹俩相差十来岁,感情很好。
    距离她跟姑姑打那通电话,已经过去三天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知道事情的真相,她只要好好等着就好,心理上是这样安抚自己的,可在答案没有出来之前,她想要找一些蛛丝马迹,提前揭晓。
    她收回了视线,继续注视前方。
    车内的气氛很安静,江柏尧不是会跟人主动找话题聊的性子,之前陈仙贝会稍稍主动一些,也是跟长辈以及他的性格有关,但她也不是多活泼外向,因此他们两人,聊得并不深,情侣之间的煲电话粥,在他们之中也不存在。
    她温柔而安静。
    江柏尧或许并没有在她身上多花功夫,或许是对拿捏她很有把握,今天的她异常沉默,他竟然也没有察觉到不对。
    一路畅通无阻来到了陈家。
    陈仙贝不会邀请他进去坐坐,沉默着下了车。
    江柏尧破天荒的跟她说道“仙贝,这段时间我太忙了,可能没空陪你,你不要介意。”
    “嗯。”陈仙贝的一双眼睛最是清澈,她盯着他,“还有别的事吗?”
    江柏尧怔了一怔,“没有。”
    “那我先进去了。”
    “好。”
    陈仙贝转身往屋子里走去,经过保卫处时,停顿了一下,但也没回过头来。
    江柏尧目送着她进去后这才上了车。
    陈仙贝进去以后,透过监控看到她进屋以后,江柏尧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离开,而是在门外多呆了一会儿。她不禁苦笑,以前她体贴懂事,他从不为她多停留,现在她冷淡了些,他便这样。如果他们的经历真的是一本小说,那么按照剧情发展,此刻的男主对女主已经是爱而不自知了。
    他的爱可真廉价,也够可笑的。
    名校毕业、身居公司要职的成年人,竟然不知道自己究竟喜欢谁,这难道不够可笑吗?
    她已经决定了,一旦证实了那件事,她就会跟姑姑说要取消婚约。
    她知道,届时即便她不说,姑姑也不会允许她跟这样的人在一起。
    回到房间后,她想了想,还是给明雅发了一条消息明雅,在吗?
    那头秒回嫂子,我在的!
    陈仙贝我看你送给你哥的羊毛毡很可爱,听说是你自己做的?
    明雅嫂子你是说这个吗[图片]
    陈仙贝点开一看,图片里是一个羊毛毡小芒果。
    明雅嘿嘿还以为哥哥不会喜欢呢,看来他也是冰山脸少女心。
    陈仙贝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做得很好很精致,我也想学呢。
    明雅这个很容易的,在网上搜一下就出来了,还以为哥哥不喜欢,早知道就多送他几个了。
    陈仙贝只有这个小芒果款式吗?
    怕被明雅怀疑,她又补充了,我想做复杂一点的,比如小动物,或者御守什么的。
    明雅我只会做这个小芒果的,别的没做过tvt
    陈仙贝已经很厉害很棒了!
    明雅害羞jg
    她平日里跟那些长辈们打了不少交道,应付明雅这样的小孩再是轻松不过。接下来三言两语又提了别的更大更重要的话题,转移了明雅的注意力,在结束对话后,她算了下时间,也翻看了聊天记录,知道明雅不会再将羊毛毡的事放在心上,更不会去询问江柏尧,因为江家正处于非常时期,明雅也知道,她不会在这个时间段去拿羊毛毡这事开江柏尧的玩笑。
    她躺在床上,脑子里思绪万千,那个羊毛毡御守应该不是明雅送的。
    那江柏尧为什么说谎,又是谁送的呢?
    她胸口起伏,深呼吸两口。
    犯不着、犯不着。
    但还是好气!
    她的生物钟很规律,即使很生气,还是睡着了。
    像之前一样,她又一次进入了空间,站在亭子里,再次看去,空间有了很细微的变化,比如之前杂草丛生两米高,现在已经被锄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地皮,地上还有一把锄头,如果不是上面还有着标签,她都认不出来这是她买的那一把。
    她正准备找那个男人时,一道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
    “妖、不,仙女,草我帮你锄了。”
    她朝着声源处走去,在角落发现了没形象躺在地上的男人。
    他冲她呲牙咧嘴一笑。
    但那笑容不是真的,显得很扭曲。
    “草。”
    “草。”
    “草。”
    他跟结巴了一样重复着这个字。
    陈仙贝一头雾水,“草你锄了,我知道了。”
    也看到了。
    封砚笑不出来了我在骂人,不是结巴。
    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苦,受过这种人间疾苦?他的手上可全都是血泡,整个人肌肉酸胀,他是弱小可怜但能忍。
    他发誓,他有生以来的绅士温柔以及耐心,全都给了这位女妖精。
    “咦。”陈仙贝再看向柱子上,居然又一次出现了一行跟时长无关的字——
    任务1完成,玩家可向空间主人索要一种现实物品。
    友情建议索要百草枯。
    玩家是谁?
    陈仙贝的目光挪向男人,轻声询问“你要百草枯吗?”
    封砚是知道百草枯的,有那么一句话,百草枯一出,寸草不生。
    不过他是因为一件事才知道的,他家里一个帮佣因为丈夫欠下巨债,一时冲动喝下了百草枯,听说死得很痛苦,更可怕的是,不是当即就死的,是一点一点受尽了痛苦,在迎接死亡的恐惧中死去的。
    女妖精这是什么意思?
    给他百草枯?
    让他自己了结生命?妖界现在已经这样残忍了吗,好,他是想过把自己一刀宰了算了,但那也是想想而已,生命是很可贵的,退一万步说,真活不下去了,也是求个痛快,她竟然给他百草枯!!
    他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吗??
    难道因为他刚才借题发挥,说草骂了人,所以她打算这样残酷没有人性的对他??
    “我可以不要吗。”他看着她。
    心里想,如果她非要给他,非要让他痛苦地死,他决定了,要跟她鱼死网破。
    陈仙贝觉得,他应该听空间的建议,但他自己说不要,那她还是不要勉强他,便点头“可以。”
    封砚内心绝望之时,听到这话,油然而生新的希望。
    “但你没有想要的东西吗?我可以给你带进来。”
    她这样的温柔,让他有点儿……
    他试探着问道“我想要一条……”
    他是想要内裤的,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怕女妖精觉得他是胆大包天想打趣她。
    “一条什么?”
    “我想要一个刮胡刀。”封砚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几天没刮胡子了。”
    “好。”
    她冲他笑着点头。
    封砚僵住,他撇过头,前一秒还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下一秒又绝处逢生,她还这样的温柔,他现在不怕自己出不去了,他怕出去了,会变成一名斯德哥尔摩患者。
    怎么办,他现在都被她虐得,产生了幻觉,竟然觉得她真好了……
    他迟早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