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她休想欺骗玩弄他的感情!...)

作品:《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一秒记住【m.xiayexy.com】精彩无弹窗免费!陈仙贝记下了他要一个刮胡刀的要求。m.xiayexy.com 下页小说站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多到她无暇去思考别人的事,这会儿看着男人略显狼狈的模样,这才开口问道“你这几天一直都呆在这里吗?”
    虽然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一口咬定她是这里的主人,但看着他迫切的样子,她大概也能推算出,他也是被迫困在这里的,并且情况比她还要不乐观,她只是在睡觉的时候进来,每次进来的时间都不算很长,白天能够回到现实世界,生活上受到的影响并不大。
    封砚听她这样问,想都没想就“抱怨”道“当然!”
    他在这里起码呆了好几天了!
    虽说他过去二十五年里,也没做过多少好事,但他可以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一件伤天害理的坏事都没做。他妈跟大嫂不知道为慈善事业付出过多少心血,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就不能行行好把他当个屁放了吗?
    他是一肚子怒气,刚想说几句时,视线触及到她那张恬静温柔的面庞上,只见对方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他暗道不好。
    他在这里困了几天,她这个当主人的不是更清楚吗?
    看来这个问题,不能从字面上理解其中意思。
    她应该是问他,有没有乖乖地呆在这里。
    思及此,封砚只好忍气吞声的回“我这几天一直都呆在这里,哪里都没去过。”
    他倒是想去别的地方啊,关键是出不去啊!这个庄园太他妈可怕了,他家里也不是没有年代久远的宅院,小时候他还跟着爷爷奶奶去玩过,他可发现了不少小路以及几个狗洞,可是这个庄园,四周都是高高的墙,他围着庄园走了好久好久,也没找到出口,他也想过要爬出去,结果刚爬上一旁的大树,眼看着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下一秒,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堵墙似乎又高出了不少,他无法看到外面是什么境况。
    “这样啊。”陈仙贝点了下头,又问,“我记得你说你是车祸进来的?”
    封砚发了狠,脚趾抠地,恨不得将满身怨气化为力量,抠出一条地道来才好。
    当然这只是想想,他只嗯了一声。
    现在他已经不确定,那场车祸究竟是不是眼前这个女妖精刻意造成的了。
    “难道是陷入了昏迷状态?”陈仙贝这样嘀咕,思来想去,又跟他说,“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需不需要我去你家里说一声?”
    虽然这种怪异的事情,最好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但是她代入自己想象了一下,如果她出车祸昏迷了,姑姑跟大伯一定会急坏,权衡再三,还是通知下他的家人,至少不要让家里人担心才是。
    封砚闻言,先是不可置信地看了她一眼,等回味过来,头皮发麻。
    祸害他不够,难道还想把他的家人牵扯进来??
    不过从这里他也可以得到有用的讯息,比如,这个女妖精的妖术应该没那么厉害,她现在就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的情况。
    他稍稍安了心。
    封砚有一个美满的家庭,他拥有很多的爱,不然在豪门里,也养不出没心没肺的性子,他四处捣乱,都有人兜底,大哥跟大嫂都对他极好,他没有什么远大理想,说句厚颜无耻的话,他是打算前半生靠爹妈,后半生靠大哥,就这样优哉游哉的过一辈子,反正家里人也没指望他能做出什么大事业来,只要别添大乱,他爸妈还有大哥都要谢天谢地拜菩萨。
    爱是相互的,家里人对他这样好,对他来说,家人也是排在第一位。
    尽管在这里,他也孤单,甚至内心恐惧不已,很希望有个人能陪着自己,但也只是想想而已,真要做出选择,他宁愿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孤独至死,也不想家人来尝这份痛苦。
    他看向陈仙贝,这是他第一次表露出严肃认真的一面。
    他低声说“我不记得了。”
    失忆大法果然好!
    “我不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也不记得自己家在哪里了。”要死就他一个人死,别牵扯他家里人!
    女妖精,请你有点良心,看在他为她锄草的份上!
    陈仙贝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这位先生真是可怜,被迫困在这里不说,还失去了记忆。
    他连自己叫什么都忘记,那她也没办法帮到他了。
    她视线下移到他的手,轻声问道“你的手还好吗?”
    话题跳跃太快,封砚还在提心吊胆,毕竟自己刚才说了谎话,既怕被她拆穿,又怕连累家人,一颗心怦怦直跳,手心都出了汗,神经都处于紧绷状态,没想到她下一秒会问他的手。
    他呆了片刻,唇线抿直,“还好。”
    好个头。
    他封少这二十多年就没有做过这种重活,现在他的手已经不是人该有的手,胳膊也不是人该有的胳膊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可刚才她没出现之前,他看着手心的水泡,也想掬一把辛酸泪。
    这要是他妈看到了,得心疼死。
    陈仙贝也瞥见了他手上的伤,又问他“你确定不要药膏吗?”
    封砚不甚在意的说“不用,别浪费了。”
    比起药膏,他还是更想要刮胡刀。
    很奇怪,他在这里好几天了,不觉得饿也不觉得渴,但胡子还是照长不误,他一向在乎自己的形象,这身衣服也就算了,只能带一样东西的话,他选择刮胡刀。
    “那好吧。”陈仙贝看他可怜兮兮的,心里不忍,便道“我之前看这里好像有草药,不知道有没有认错,要不,我去给你找点草药,你这手上的伤处理一下比较好。”
    她外婆曾经是开药铺的,祖上也出过几位御医,本来这份本事是要传给她母亲的,但她母亲不爱这个,一头扎进了演艺圈,小时候她喜欢去外婆那里,外婆的院子里晒着很多草药,她记性比较好,有一些简单的就记了下来。
    封砚缓缓抬头看她“……?”
    陈仙贝就当他是默认了,之前她是记得在另外一边的角落发现了草药,便抬脚往那头走去。
    这是野蛮生长的庄园,看得出来荒废很长时间了。
    陈仙贝此时是穿着睡裙进来的,裙摆长至脚踝,是宫廷装设计,摇身以及领口都有着繁复的刺绣花纹。
    睡前她是不上妆的,可因为五官太过出色,即便是素颜,也足够令人惊艳。
    她弯腰去找草药,柔顺的头发滑落。
    总算找到了记忆中的草药,她摘了一些,放在鼻间嗅了嗅,努力地回忆着外婆说的——
    “贝贝,这种草药周围是齿距形状,别看它不起眼,它的功效大着呢,是食药两用的民间良药,既可活血解毒,还能消炎止痛,将它碾碎以后敷在伤处即可。”
    应该就是这个了。
    她也不敢随便给人用草药,等确定了以后,这才从一旁拿起石头,取几片草药,碾出汁水后,一股淡淡的草木香味萦绕在鼻间挥之不去,她吸了一口气,唇角微微扬起,就是这种味道,她没猜错。
    封砚一直跟在她后面。
    他脑袋晕晕的。
    陈仙贝站了起来,将准备好的草药递了出去,“不介意的话,可以敷一敷,效果还不错。”
    封砚愕然望向她。
    陈仙贝见他面露惊愕之色,以为他是不信任她,便笑着解释道“我看你的手起了血泡都破皮了,虽然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可敷了草药的话,你会舒服很多。”
    哦……
    封砚没去接,而是下意识地伸出手,将掌心摊开给她。
    这是习惯性的动作。
    他是被人惯着长大的,别说这么多年来根本就没受过外伤,就是有轻微的擦碰,都是家庭医生亲自给他上药。
    陈仙贝一愣。
    她一般不会跟陌生人接触,给人上药这种事,也没做过。
    虽然觉得对方有些自来熟了,但看着他跟可怜的大狗狗一样,再联想到他的境遇,她软下心肠,反正只是上个药而已,就当是做好人好事了。在封砚惊醒过来,准备将手给缩回去时,陈仙贝上前一步,将草药敷在他的掌心处。
    封砚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条件反射的就想缩回去。
    但还没这样做,一种清凉舒适的感觉从掌心传至四肢百骸。
    本来他的手掌破皮后,是火辣辣的疼,这会儿也缓解了许多,冰冰凉凉的。
    陈仙贝给他敷了草药后,退了一步,对他笑道“这种草药你自己可以多采一点回去,像我那样碾碎后敷着,一天三次。会比你自己等着皮肤自愈快很多。”
    封砚愣愣的看着她,又看了看自己涂满药汁的、呈现出深绿色的手掌。
    “我应该要走了。”陈仙贝还记着时间,又缓了缓语气,不敢表露太多的安抚他,“刮胡刀我会给你准备,你不要急,肯定不会被困在这里一辈子的。”
    这话说完,她又觉得自己这话说得不太恰当。
    毕竟被困在这里的人不是她,她也没有失去记忆。
    颇有种说风凉话以及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意味。
    “我走啦。”
    等陈仙贝消失后,封砚才艰难地抬起头来,欲哭无泪。
    这年头的女妖精已经不满足于得到别人的身体了吗?
    他困在这里就算了,别到时候明知道她想要他的命,他还不知死活的被她骗去一颗心,那才是可怜到家,是盘古开天辟地以来最大的悲剧!
    他恨恨的望天,他封砚绝对不是一个受虐狂。
    她休想欺骗玩弄他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