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小爷就算在这里被关五百年...)

作品:《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一秒记住【m.xiayexy.com】精彩无弹窗免费!乐颜闻言, 十分惊讶地说“还有这种事,阿砚还会被人欺负哭呢?”
    在她的印象中,小叔子就是天不怕地不怕、老子天下第一的霸王。m.xiayexy.com 下页小说站
    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别人别想欺负他。
    可照片里的小男孩门牙掉了的委屈模样又是真的。
    封夫人笑着点头“他当时哭得比那个小女孩还要大声, 可能也没想到人家比他小几岁, 还能把他扑倒,还让他掉了一颗门牙吧。从那之后, 他看到女孩子就躲, 怕了很长时间。是不是欺软怕硬。”
    乐颜抿唇笑,“那个小女孩还挺厉害的, 比阿砚小,还能把他治得服服帖帖的。”
    “是啊。”封夫人眼里流露出怀恋之情,“阿砚气得不行, 却也被她吓到了, 忘记是哪家的小孩了, 是陈家还是王家, 记不清了, 只记得那个小女孩长得特别漂亮,她一边掉眼泪一边把阿砚推倒报仇的样子, 非常可爱。”
    乐颜想了一下, 陈家的大小姐跟王家的大小姐……
    应该是陈家大小姐的机率比较大。
    不过提起了陈家, 乐颜便叹道“其实我挺喜欢陈家大小姐的,看着温温柔柔的,说话也轻言细语,我听她说话, 还以为她不是燕京人呢,口音不太像, 有点江南那边的味道。特别温柔。”
    封夫人回忆了一下,解释道“她是跟陈家老太太长大的,陈家老太太每年都会回江南老家住一段时间,可能是被老太太影响了口音。听着就不太像是燕京本地人。”
    “原来如此。”乐颜点头,“其实那件事之后我在聚会上有碰到过她,本来想跟她主动打招呼,不过那时候她已经跟江家订婚了,我怕跟她说话了,会被有心人注意到,要是声张出去指不定会传成什么样呢,免得给她添了麻烦,就当不认识她。”
    陈家跟封家曾经接触过的事情,知道的人很少很少。
    如果传出去的话,对陈家大小姐不太好。
    封夫人也赞同这个说法,“你做得很对,只是阿砚没有福气,当时我跟他爸爸都相中了那孩子。”
    说到这个话题,封夫人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眉宇间皆是愁色,“你跟阿辞过得好,又都是稳重的性子,我也不担心你们,毕竟你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现在啊,就操心阿砚的事……”
    说着说着,封夫人又险些掉泪。
    乐颜赶忙安慰,“您别担心,那个大师不是说了吗,阿砚是必有后福,肯定没事的,咱们不是都打听了吗,那个大师真的有两把刷子,这是经过几个叔伯证实过的。”
    封家暗地里请了很多大师。
    有江湖骗子,也有真的高人。
    其中一个大师算了封砚的生辰八字,断定他本人只是魂魄去了该去的地方,去还该还的债。
    也是因为魂魄离体,因此身体什么问题都没有,至今还没有苏醒。
    大师说了,等他到了该醒的时候,自然就会醒,而且,这是必有后福,这一关过后,从此以后一生顺遂、无病无灾、幸福安康。
    封夫人也只能这样安抚自己了。
    不然她真的很难撑下去。
    与此同时,封宅的书房里,封辞熬红了眼眶,拉开办公桌的抽屉,里面有一个包装精致的天鹅绒盒子,他探出手想要触碰,又收了回来,想起弟弟,他闭了闭眼睛,最后还是拿起那个盒子,打开来,躺着一块价值不菲的男士腕表。
    这是两年前的事了,那时封砚去了一个赛车队,整天有事没事就极速飙车,也曾经受过伤,家里人都很反对他做这个。
    后来他瞒着家里人去参加了一个很有分量的比赛,极其惊险的获得了冠军。
    奖励是一笔钱,他就用这笔钱给家里人都买了礼物,但那个时候,家里人并没有感动,反倒都很担心他。
    好在他似乎玩腻了,没几天后就退出了车队。
    封辞想到自己当时还骂了弟弟一顿,这会儿再看到这块表,不禁眼眶微红。
    封砚在空间里情况也没有很好。
    之前空间发布任务时,他还没有心思想别的,现在又完成了一个任务,在等待发任务的时间,一个人独处也很容易胡思乱想。之前他好像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其实也是苦中作乐,因为不那样的话,整天沉浸在担忧跟害怕中,人的意志力是很容易消磨没的,等到了那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他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日子,如果二十四小时就是一天的话,那么没两天就是他妈的生日了。
    还没出事前,他都想好了要给他妈准备什么生日礼物。
    现在通通都派不上用场了,也不知道家里现在情况怎么样,肯定是急坏了。可他也不知道能做什么,第一空间已经警告过了,关于这里,绝不能让第三人知道,否则后果会很严重,他不敢去挑战这个后果,也不敢让仙贝去挑战。
    第二,他之前也有想过让她去看看,他的家里情况怎么样了,可好几次话到嘴边都给咽了回去,听她的口音就不是燕京人,让她怎么去他家里呢,最后得到的结果无非就是家里愁云惨淡……
    既然已经知道结果,还让她去看,又能怎么样呢。
    他蹲在院子的角落,背对着凉亭,越想就越心酸,都忍不住红了眼眶,眼泪都掉在了地里,那一块湿了。
    他自己有计算时间的办法,估摸着她也不是这会儿能进来,所以才敢小小的、发泄一下情绪。
    等她快进来了,他又会恢复成跟她斗嘴的leo。
    不让她看出他在难受,不然她会更加担心的。
    陈仙贝今天却比平常早一个小时进来了空间,她的生物钟一向规律,这次之所以有所改变,也是因为姑姑陈胜羽担心她睡不着,就让厨房炖了安神汤,这一碗安神汤居然比热牛奶还管用,她被姑姑逼着上床睡觉,本来以为不会睡着的,哪知道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提前进入空间。
    封砚也没想到她会这么快进来。
    他还没有收拾好情绪啊!
    就这样的,陈仙贝看到了封砚在悲伤地抹眼泪。
    陈仙贝惊讶极了,赶忙去看凉亭柱子,结果上面什么都没显示,显而易见,根本还没发布任务。
    那、那他哭什么呀。
    她赶忙过去,围着他打转,焦急询问,“你、你怎么了?”
    她几乎还没看到过哪个男人在她面前掉过眼泪,因此,不习惯之余,也很惊慌,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封砚背过身去,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这没出息的样子。
    真正的男人,应该是想办法出去,可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还被她看到了自己这怂样。
    顿时间,封砚不禁悲从中来,想要跟之前一样拍拍胸脯告诉她,小爷什么事都没有,小爷好着呢,小爷就算在这里被关五百年问题也不大。
    “你,是不是想家了?”
    陈仙贝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道。
    这一句话,让他蹲下来,抱着头不想说话。
    他怕自己一开口,就会不停地比比,倒垃圾、倾诉负能量。
    陈仙贝这下就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了。
    只能陪他蹲着。
    突然,她定睛一瞧,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你看,那是不是蚂蚁?”
    封砚闷闷不乐的抬起头来,看向地上,果然有两只蚂蚁。
    这下他也没空伤心了,因为他在这空间居然发现了活物!活的!蚂蚁!
    空间或许在一点一点的恢复生机,开始有了水源,也有了活物。
    两个人幼稚的逗弄着蚂蚁,封砚手指上一只,陈仙贝手指上也一只,看着它们在爬,试图逃过被人捏死的命运在奋力挣扎。
    空间出现了生机。
    这个事情令封砚的心情好了很多。
    陈仙贝见缝插针的跟他聊天,等他又开始嬉皮笑脸后,这才小声道“现在你每天只看得到我,有什么心事可以跟我说的。我们不是已经成为了朋友吗?”
    封砚看向她,四目相对,手上的蚂蚁飞快地溜走了。
    两只蚂蚁重获生机,一刻都不敢停留,以最快的速度爬走。
    封砚叹了一口气说“我就是想起过几天是我妈的生日了。”
    陈仙贝诧异地问“你想起来了?”
    都记起妈妈的生日了,那肯定就是恢复记忆了!
    “嗯。”封砚点头,随手捡起枯木枝,在地上写了一个字,“我姓封。”
    陈仙贝心想这个姓好像很少听说。
    不过,她突然想起了封家……
    再抬起头惊讶地看他。
    该不会真的这么巧吧,因为那个封砚好像就出了车祸,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醒过来。
    封砚又写下一个砚。
    陈仙贝“?”
    “这是我的名字。”封砚郑重其事地说,“封砚,怎么样,这个名字是不是贼好听?”
    陈仙贝盯着封砚不放。
    她突然想起来,她之前为什么觉得他很眼熟了。
    “你看我做什么?”
    封砚还想问,是不是被他的名字迷倒了。
    不过今天兴致实在不佳,连开玩笑的心情都莫得了,只好作罢。
    “你大哥是不是叫封辞?”陈仙贝问。
    这下轮到封砚震惊了,“你认识我大哥??”
    陈仙贝也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
    说认识,也不是,毕竟没说过话,可说不认识,她又见过封辞几面。
    最后她只能低声说道“你跟你大哥长得很像。”
    确实,不愧是亲兄弟,虽然风格性情完全不同,但五官很相似,一看就知道是兄弟俩的那种相似程度。
    封砚惊了讶了,“?”
    不是,你跟我大哥究竟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