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我马上就要出现在你的生活...)

作品:《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一秒记住【m.xiayexy.com】精彩无弹窗免费!华人律师走后, 蒋萱躺在病床上打好腹稿,这才拨出江柏尧的号码。m.xiayexy.com 下页小说站
    他们已经有几天没有联系过了。
    这对于她来说,也是一个机会。
    哪知道那边提醒,对方正在通话中, 请稍后再拨。
    江柏尧的确是在通话中, 不过是跟他的妈妈江夫人。
    正所谓知子莫若母,要论了解儿子, 江夫人绝对不会逊色于蒋萱。她也有足够的手段, 本来她也觉得蒋萱这个人不足为惧,可现在儿子那美满的婚约没了, 职位也快没了,还一副不愿悔悟的模样,她便急了。但她身为母亲, 也看得出来, 儿子并不想跟陈仙贝解除婚约, 尤其是这一连串的变故, 更会让他知道, 有一个门当户对的未婚妻,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助力。
    当务之急是处理好蒋萱。
    蒋萱想空手套白狼让江家白白出这六十万, 她也配!
    江家的确不在乎这点小钱, 可也没道理送给一个兴风作浪的贱人。
    她是他妈, 她就不信,连一个蒋萱她都对付不了。
    江夫人前脚得到律师的通知,后脚就拨通了儿子的号码,主动坦白了这件事。
    果然电话里江柏尧烦不胜烦, 险些口不择言,“妈, 这事您就不要掺和了,我说了的,这个钱我来给她还,您怎么又去要欠条,这不是无理取闹吗?”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这番话,江夫人都不敢相信这话会出自儿子之口。
    无理取闹?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怎么就是无理取闹了?
    她深吸一口气,知道他这是被那个姓蒋的影响了,她这会儿要是急了,那她这番功夫就全打水漂了!
    冷静、冷静。
    她要是连自己儿子都应付不了,那她真是白当妈这么多年了。
    几秒种后,江夫人语重心长的说“别急,妈怎么可能真的要她还那六十万,你也不想想,这六十万够妈买两个包吗?都这把岁数了,还能跟个小姑娘一般计较脸红脖子粗?”
    江柏尧果然听了这话,情绪逐渐冷静,“那您是想做什么?”
    “妈这是在帮你啊。”江夫人说,“你看,仙贝明显就很介意你给蒋小姐还了那六十万,之前就跟你说过,你这样做只会把仙贝越推越远,现在我就是做给仙贝看,让蒋小姐签一个欠条,是给仙贝看,妈就是希望你跟仙贝还能重新开始,你能不能理解?”
    江夫人的确是戳中了江柏尧。
    江柏尧并不想跟陈仙贝退了婚约,一方面是他的内心深处在不舍,他想,可能是他早就想好了陈仙贝会成为他的妻子,而他,并不是一个喜欢计划发生改变的人,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退了婚约之后的种种变故了。
    父亲对他产生不满,董事会的元老也很烦人。
    这令他开始发现,有一段能给集团带来利益的婚约,对他而言是如虎添翼。
    现在如果他能把陈仙贝挽回回来,他经历的猜测还有质疑,也会烟消云散。
    这段日子以来,他浑浑噩噩,现在终于耳清目明,豁然开朗。
    “嗯。”他应了,算是默许了。
    江夫人唇角勾起。
    欠条这件事的确是要做给仙贝看,但她也要让那个姓蒋的如数还清。
    一分都不能少。
    这边挂了电话,那边江柏尧就看到了未接来电提醒,是蒋萱打来的。
    以往他看到她的未接来电,总会第一时间回电话,可今天,他不知道怎么回了。诚然,他当时给她还六十万的时候,是真的没想过要她还,哪怕六百万他也不皱眉头,可现在他妈说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这样的话,他真不知道该跟蒋萱说些什么了,难道跟她说这只是做戏,让她配合一下,并没有要她真的还钱吗?
    男人就是这样,不知道说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应对面对,想的便是逃避。
    他只当没有看到蒋萱打开的这通电话。
    而在美国医院的蒋萱,等了许久,也没等到一个回音。
    封宅。
    封砚醒来以后看了一眼时间,九点刚过五分。
    他准时下班了。
    他还记得答应锦鲤一号的事,那么学习俄语这事就是刻不容缓了,鬼知道如果他没在任职期间完成任务会有什么后果,他可没那个狗胆去挑战空间的权威,想了想,他干脆趁着大哥还在家里,便去了一趟书房。
    封辞正在翻阅文件,听了弟弟的话,缓慢地抬起头来,“你说什么?”
    每一个字他都知道,怎么连在一起他就听不懂了?
    “大哥,你帮我找几个教俄语的老师吧。”封砚一本正经地说,“我突然对俄语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快点学好,学精。”
    毕竟答应了要给锦鲤一号朗诵俄文版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已经迫在眉睫,他的任职期只有一年,这就代表着一年内他要攻克俄语。
    封辞沉默了几秒钟,问道“你认真的吗?”
    封砚拍拍胸脯,“当然是认真的,反正大哥,你帮我找几个水平高的。”
    “那好。”封辞见咸鱼弟弟突然奋发图强,虽然不知道促使他如此发奋的理由是什么,但作为大哥,他绝对鼎力支持,“这样吧,正好现在集团跟莫斯科那边有个项目在洽谈,你既然对俄语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如你去这个项目小组任个职?”
    封砚“??”
    等等,他不是这个意思。
    他还想继续当咸鱼啊!
    封辞说“根据我的经验,这样你能学得更快。”
    封砚想想空间里的锦鲤,想想身上肩负的任务,只能痛苦万分的答应了,“那好吧。”
    封辞表面淡定,实则内心喜不自胜,为了弟弟的奋发图强。
    他立马就回房间跟妻子分享了这个好消息,“以前常听人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看来是真的,阿砚经过这一回,还真是长大了,懂事了,看,他现在主动要求要学俄语,要加入新进项目。他有斗志了。”
    乐颜想了想,试探着问道“那个项目我之前听你提过,是不是江氏集团之前也在竞争的?”
    封辞一顿,“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你说这个做什么?”
    乐颜她也不想事事都去联想,可她控制不住脑子里的八点档啊。
    她一皱眉,摇了摇头,将那个无厘头的猜测甩出脑海中,又追问道“你有没有问他,认不认识陈小姐?”
    封辞“……”
    他还真已经忘记这件事了。
    “没问。”封辞觉得妻子纯粹是脑洞太大想多了,不过还是打起精神来回她,“我找个合适的机会问问阿砚。”
    乐颜催促,“你早点问,也好让我不要想些乱七八糟的。”
    封砚虽然打定了主意要去学习俄语,但也不是立马就要学的,他还是想多潇洒几天再去公司报到,下午时分,他还在跟陈仙贝微信聊天,他的几个狐朋狗友就过来看望他了,哥几个天南地北的聊,又约好了要在哪里为封砚庆祝身体健康,最后聊到天色渐暗,其中一个朋友想起某一桩事,带了些邀功的口吻说道“砚哥,为了庆祝你醒过来,我特意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礼物?”封砚探头望了望,“哪呢?”
    “过两天给你送来。”那人神秘兮兮地说,“给砚哥你解气用的,砚哥还不知道吧,之前姓江的,就是撞你那狗崽子的大哥,他不是有个未婚妻吗,他未婚妻要卖车来着,我们就打听了一下,那车还是姓江的送的,你说好笑不好笑,我们刚买下来付了定金,没几天,他未婚妻就跟他解除了婚约。”
    封砚看向他。
    他又说道“我跟他那前未婚妻那边联系了,要不,我就这两天把车给提过来,再送来?虽说现在他们没那个关系了,但这车是姓江的送的,给砚哥你砸着玩出气!”
    封砚“…………”
    “车呢?”
    那人说“还在他前未婚妻家里,姓陈还是姓沈?”
    “陈。耳东陈。”封砚回。
    狐朋狗友们“……砚哥你也听说了?”
    封砚看向那人,“择日不如撞日,我已经醒了,就现在去提吧!”
    “现在?”那人赶忙说,“砚哥,你现在就要砸,那这样,我让人去提。”
    封砚说“不,我亲自去提。”
    “??砚哥??”
    封砚整理了一下衣服,很认真地说“做人做事要有仪式感,你的礼物我很喜欢,所以我必须亲自去提。”
    掐指一算,今天就是黄道吉日。
    宜取车,宜见面。
    他又想见她了。
    想到这里,他给她发了个微信消息――
    贝老板,我想到了更好的办法。
    即时起,正式实施n d!
    我马上就要出现在你的生活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