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没有她的配合,没有她的允...)

作品:《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一秒记住【m.xiayexy.com】精彩无弹窗免费!大概是封砚之前的确是没有表示过喜欢什么人, 大概是他表现出前所未有的认真,几个朋友也都重视起来,具体表现在封砚刚洗完澡躺在床上,微信界面便有了提醒, 吕申宇创建了一个群。
    封砚定睛一瞧。
    的确是到了割袍断义的时候了。
    群名是“尚未脱单人数1人”……
    封砚“……?”
    所以这个1人指的是他?
    他无语至极, 发了一条消息过去你们都脱单了?
    好家伙,他才昏迷多久。
    吕申宇是的, 都脱单了。话不多说, 砚哥,我之前说的那个方案你觉得怎么样, 可行吗
    封砚可。
    熊博豪养狗那个?那买什么狗?
    吕申宇莫方,要不打听一下女孩子都喜欢什么狗,我提名去除哈士奇。
    熊博豪萨摩耶怎么样?
    吕申宇这种大型犬陈小姐搞得定吗?或者选择比较温顺的金毛?
    接着这两个人便开始讨论起, 狗的品种以及性情, 甚至延伸到了狮子老虎, 有一瞬间, 封砚以为这两人是在变着法的给他讲动物世界呢。
    封砚……
    算了。
    他看了一眼时间, 都快九点了。打工人要去打工了。
    他在群里发不说了下线了886
    就让他们继续讨论,究竟是买只什么狗来给他跟贝老板当鹊桥吧!
    入睡后, 封砚跟陈仙贝又在空间碰到了。
    封砚一见她, 就搞笑的跟她作揖道歉“我办事不利, 让你失望了吧。”
    陈仙贝故作不解的问他,“怎么办事不利啦?”
    “还说要帮你找回场子,结果我什么都没做。”封砚又说,“其实也不能全怨我, 你身边那个芳芳太能干了,”他故意仰天长叹, “既生瑜何生亮。”
    当然他也是充分肯定了芳芳的战斗力。
    基本上有芳芳在,就用不着他。
    芳芳出马,一个顶俩。
    陈仙贝说“我听芳芳重新复述了整个过程,她说,江柏尧被你怼得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不过,今天这事,还是谢谢你,要不是你在,他肯定没那么早就走。”
    封砚也赶忙见缝插针的说江柏尧的坏话,“说实话,我还真没见过这种人,你跟他都退婚了啊,他还说那些话,我看啊,他八成是后悔了。你不知道,他居然跟我们说,你是在闹脾气,故意让我们误会你跟他还有关系,我这个人啊,就是嘴巴笨了点,反应没芳芳快!”
    说起这个话题,他便扼腕不已。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他以前还真没接触过这种人,完全没有经验啊。
    陈仙贝很淡定,似乎并不为江柏尧有如此行径而惊讶。
    按照原著发展,江柏尧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
    之前她也想过,揭穿蒋萱冒充她这件事会不会给她带来麻烦,后来仔细想想,只要她不给江柏尧靠近她的机会,那么,他的种种行为都不会干扰到她。
    之后那所谓的火葬场,那所谓的幡然醒悟奋力追求,没有她的配合,没有她的允许,他也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
    封砚对这件事还是很感兴趣的,便故意装作不经意地问道“我看他好像都已经后悔了,他如果现在再……”
    不等他问完这个问题,陈仙贝就微笑着打断了他,她转过身,看着被封砚栽种起来的树木,说道“我以前看过这样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女人她的丈夫出轨了,但她默默用自己的方式将丈夫重新拽回到了家庭中,很多年后,有人问她,为什么没有离婚,她说,婚姻就像是电冰箱,冰箱哪能一辈子不坏呢,坏了就想着去修。我当时不明白,就去问我奶奶。”
    “我奶奶跟我说,别人家我们管不着,但我们家的冰箱坏了就扔,换新的。”陈仙贝笑着看他,“现在你知道我的想法了吧,我不想当修冰箱的人,坏了我就扔。”
    封砚明白了。
    陈仙贝的意思跟决心已经很明显了。
    她是绝对不会再回头看江柏尧一眼,江柏尧就是那个坏掉的冰箱,被她彻底扔了出去。
    他忍不住唇角上扬,眉眼之间都是藏不住的喜色,“好,坏了就扔!”
    他心花怒放、喜不自胜。
    其实封砚是一个很简单的人,每次陈仙贝见他这般,都会在想,他的家人们一定都很爱他。
    他总是恨不得将所有的情绪都摆在脸上。
    两人说完了这个话题,陈仙贝见他开心了,不自觉地也跟着高兴起来,还是后知后觉才发现凉亭的石桌上多了一张牛皮纸。
    等他们凑近了一看,这张牛皮纸居然是一个订单。
    来自泉嘉空间的订单一斤可治愈脱发的苹果,交货日七天后,货款五百万。
    是否接收。
    陈仙贝看了牛皮纸后面的说明,这才明白过来,其实所有的空间都是想通的,就像是网络上的购物平台似的,别的空间可以向他们来换取物品,等他们的空间升级以后,也可以向别的空间发出订单。
    比如封砚之前种植的苹果树木,跟现实中也是不太一样的,它也像网上的农场设定,浇水多少次就会开花,然后施肥多少次就会结果,只是没有想到,这结出来的苹果居然有治愈脱发的效果……
    至于货款五百万,届时也会转换成现实世界通用的货币。
    别看陈仙贝跟封砚对经商了解都不太多,但也知道,一斤苹果能够赚五百万,这简直就是老天爷撒钱啊,不要白不要!
    果断地,封砚速度更快,点了“是”。
    紧接着凉亭柱子上便出现了倒计时,算算时间,正好是七天整。
    封砚非常激动。
    虽然最后五百万不会进他的口袋,但他还是兴奋不已,“我觉得我爸跟我哥误会我了,我不是不喜欢做生意。”
    “我是喜欢做这种生意。”
    做一斤苹果换五百万的生意。
    种田剧本最高,种田剧本万岁!
    他又跟陈仙贝贼兮兮的商量,“贝老板,来,商量一下,你要是赚了五百万,能请我吃顿饭吗?我不挑的,上至米其林大餐,下至街边烤串,我都行!”
    “贝老板,不能小气啊,请吃顿饭啊~”
    “啊~”
    他缠人得紧。
    陈仙贝除了答应还能咋地,“行,七天后请你吃大餐。”
    封砚嘻嘻~
    晚上十一点。
    乐颜躺在床上,封辞正坐在一边跟往常一样翻看邮箱中的重要邮件。
    “明天好多事啊。”乐颜随口感慨,“早上刘医生要过来,中午跟沈太太约好去吃午饭,晚上还要参加一个慈善宴会。”
    封辞一边盯手机屏幕一边问道“刘医生过来是给阿砚做检查吗?”
    刘医生是封家的家庭医生之一。
    乐颜拉上眼罩闭目养神,“嗯,然后让他顺便给我测个血糖,我最近低血糖也发……”
    话还未说完,她猛地坐了起来,一把扯掉眼罩,一脸茫然地看着丈夫。
    封辞被她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乐颜一把抓住他的手,“我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了!阿砚,阿砚床头柜上的玻璃罐里的糖,跟陈小姐给我吃的糖一模一样!”
    她双眼放光,“我就说我的第六感是正确的吧,他们俩要是不认识,我名字倒过来写!”
    封辞还是不太相信,“糖,不都是一样的吗。”
    乐颜使劲地掐了他胳膊上的软肉,“不一样,绝对不一样!”
    封辞吃痛,犹豫了一会儿,放下手机,准备下床去弟弟房间看个究竟。
    十一点钟,阿砚应该还没睡下。
    他起身,乐颜也跟着起身,她一脸雀跃,仿佛是要做什么坏事。
    封辞提醒她,“你收敛一下。”
    乐颜搓搓小手,“……我只是觉得有点刺激。”
    两人上楼,还没走过去,便看到封先生站在封砚的房间门口,手都已经放在门把手上了。
    封先生“……?”
    封辞乐颜“……!”
    三人在房间门口接头。
    封先生轻咳了一声“我过来看看阿砚有没有踢被子。”
    其实,封先生跟封夫人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从封砚醒来以后,他们夫妻二人,几乎整晚都未睡,两人轮流值班,隔一两个小时就会来儿子房间一趟。
    封砚莫名其妙的昏迷,莫名其妙的苏醒。
    最怕失去他的是父母。
    躺在床上的封砚浑然未觉,他还置身于梦中空间,偶尔会突然笑起来,像是做了什么很美很甜的梦一样。
    封先生为他拉了拉被子,封辞也为他拉好了窗帘。
    第二天,封辞的人生字典里,绝对没有拖延这个词。
    他之前就说过要让弟弟封砚也入职项目小组,今天一大早他就在家里等着了,哪知道等到九点钟,弟弟才醒过来。
    封砚打着哈欠,跟着封辞坐车去封氏集团。
    轿车平缓的在道路上行驶着。
    封辞想起妻子的猜测还有嘱咐,酝酿了一路,才终于在下车前开口说道“阿砚,有件事我想问你。”
    封砚一见自家大哥这态度,也顾不上打哈欠了,浑身一个激灵,彻底惊醒。
    他赶忙说“什么事,哥你这样我害怕啊,我应该没做错什么事吧?”
    封辞迟疑着问道“你跟兴盛的陈小姐是不是认识?”
    封砚“……”
    他下意识地说道“不是吧哥,你消息这么灵通的?”
    他昨天才在现实生活中正式跟陈仙贝认识,他哥这就知道了?
    封辞也了解弟弟,他内心难掩诧异,不敢相信妻子那无厘头的猜测竟然是真的,表面上却很淡定,还有心诈他一诈,“嗯,听说了,你怎么想的?”
    封砚还以为是自己那几个哥们儿不小心说漏嘴了,以致于消息竟然都已经传到他大哥耳朵里了。
    这会儿心想,既然大哥已经知道了,那他就不能瞒着了。
    再说了,那也不是不能承认的事。
    他既然有这心思,就不怕别人知道。
    想通了之后便大方地说“是的,我是喜欢她,短期目标是当朋友,长远一点的目标是想当她男朋友。”
    封辞心里激起惊涛骇浪。
    居然是真的。
    那,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他还是平静地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陈家已经婉拒了你一次。”
    封砚噎住。
    是不是亲哥啊,不必在他立下豪言壮语的时候泼一盆冷水吧?
    他梗着脖子说“那是以前,哥,你以前不是也不喜欢吃胡萝卜吗,现在还不是吃了,这就是铁证。以前不代表现在,不代表以后。”
    封辞瞥他“你认真的?”
    封砚真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了。
    他看起来就不像认真的人吗?
    他没好气地说“比金子还真。”
    封辞没说话了,只不过下车时,想起什么又转过身来,说道“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挑食所以不爱吃胡萝卜,现在我吃了胡萝卜以后,发现问题不在于我,而是胡萝卜真的难吃。所以我打算以后都不吃了。”
    封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