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颗星

作品:《科学占星,唯物算命

    一秒记住【m.xiayexy.com】精彩无弹窗免费!《科学占星,唯物算命》
    作者江月年年
    第一颗星
    京郊别墅区,庭院内光秃秃的树干萌生新芽,为略微阴霾的天气增添点点绿意。保姆李阿姨将冬日积攒的枯叶扫得干干净净,露天只留下品茶的圆桌及石凳,一眼望去既整洁又寂寥。
    贺家屋内,余莘再次检查房间,确认一切妥帖无误,就脚步匆匆地下楼。她还没有抵达客厅,便高声吩咐起来“李阿姨,鸡汤炖上没有?龙虾够新鲜么?”
    “鸡汤早就炖上啦,送来的龙虾不错。”李阿姨从厨房里探头出来,再次好脾气地应声。
    “那就好,家里不缺什么吧?”
    “我觉得应该都不缺了,您稍微歇一会儿吧。”
    余莘今日就如热锅上的蚂蚁,她一整天都在家里面乱转、徘徊,否则无从发泄内心的紧张感。原因很简单,她马上就要见到亲女儿,是她意外被人抱错、多年失散在外的亲生孩子。
    余莘在李阿姨的安抚下略感宽慰,她刚想到客厅休息,回头却看到沙发上的冷峻背影。
    十七八岁的少年静坐在欧式沙发上,他正值男孩和男人的模糊阶段,窗外的光线洒入宽敞的屋内,在他身上却只余沉默而孤独的影子。他像落地窗外庭院里唯一的石凳,在屋里显得寂寞失落、格格不入。
    余莘的忙乱及兴奋瞬间褪去,她的心突然被此幕刺痛,忍不住关切道“时琛,你要不要吃点水果?”
    贺时琛闻言回头,他墨发黑眸、相貌英俊,露出一丝极浅的笑意“不用了,妈你去忙吧。”
    余莘走进客厅,她瞟一眼贺时琛手里的书,又小心翼翼地坐在他身边,郑重地握住对方的手,认真道“时琛,我知道你心情也很复杂,但我跟爸爸已经好好商量过,你和千黎都是我们最重要的孩子,缺一不可。”
    贺时琛回握住她,轻声道“嗯,我知道,妈你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只是担忧妹妹跟不上学校进度。”
    “我就找找以前教材,没准她能够用得上。”他从容地晃晃手里的书。
    余莘看清贺时琛手里的旧教材,她神色轻松下来,笑道“你想得倒挺周到,但她估计学习没你好,我跟你爸昨天还讨论要不要给她找家教……”
    贺时琛“我教她也行,家教不管用。”
    余莘不由感慨“那你该多辛苦。”
    贺时琛“教妹妹不辛苦。”
    余莘跟贺时琛闲聊几句,她确定对方情绪稳定,这才敢继续到厨房监督进度。
    余莘离开后,贺时琛和煦的表情瞬间消失,他眼眸变暗、脸色沉沉,用手指反复捻着教材书页,内心郁闷得简直要爆炸。
    楚千黎还没有回家,他们就已经计划找家教,将全部心思放在她身上,等她真正地进门,还有他的空间吗?
    贺时琛作为独子,他向来坚韧而不服输,从出生起就事事争先,励志成为贺家最优秀的继承人,却在最近遭受天崩地裂的冲击,他根本就不是贺家的孩子!
    他的亲生父母贫穷、浅薄而歹毒,当年调换婴儿,故意瞒天过海,终于在重病时透露真相,也是由于无法支付高昂医疗费,想要借此讹诈富有的贺家。
    贺时琛还阴暗地庆幸,他愚蠢的亲生父亲病死医院,对方一分钱都没享受到,更没有作为他的污点存活于世。他过去的骄傲都被击得粉碎,从小接受优质的精英教育,周围同学都看重家世门第,自己却是此等卑劣之徒的孩子。
    他近期一整夜一整夜地失眠,偶尔都要被剧变逼到自厌。
    然而,他还不能被打倒,楚千黎归来才是挑战的开始。即使余莘说他跟楚千黎都很重要,但亲生孩子总归要更近一层。
    她或许怀揣着愤怒及仇恨,迫不及待地要收回一切;或许成长于穷乡僻壤,性格怯懦,能力有限,在豪门的浮华中无所适从。
    不管出现哪一种情况,贺时琛都要掌握优势,争取立于不败之地。
    即使他是卑鄙的既得利益者,也是被贺家培养出来的继承人,实在无法心甘情愿地将一切拱手让人。
    屋里的佣人忽然喧闹而忙乱,贺时琛心知是贺正合带人归来。他将旧书随手撇到一边,起身矜持地整理着袖口,准备迎接即将而来的硬仗。
    庭院外,司机恭敬地为车内二人拉开车门,安静地站在一边,等候他们缓缓下车。中年男子衣料考究、气度不凡,跟随其后的少年却穿着朴素、相当单调,两人的风格截然不同。
    灰扑扑的少年落地以后,司机近距离观摩一番,他才发现眼前竟是少女。她的头发被理得过短,远远望去像是男孩子,其实五官清秀、唇红齿白,仔细看并不会雌雄难辨。
    贺正合察觉司机的愣神,他回头观望一番楚千黎,大致推测出原因所在,无奈道“千黎,真不给你买点衣服吗?现在折回去还来得及?”
    贺正合原本想在途中带女儿购物,给她添置一些崭新的生活用品,谁料被对方一口回绝。
    果不其然,楚千黎态度依旧坚决,摇头道“今天不宜购物。”
    贺正合“谁说的?”
    楚千黎“星星说的。”
    贺正合“?”
    贺正合搞不懂小女生的奇思妙想,好奇道“星星还说什么啦?”
    楚千黎慢悠悠道“星星还说,爸爸要是不花钱难受,可以直接转账打给我,这样我们都会很高兴。”
    她今日不适宜购物,但财运似乎挺不错,没准有意外进账。
    贺正合哑然失笑“敢情你在这里等着我呢!”
    楚千黎歪头道“星星撒谎了吗?”
    贺正合“没没没,星星没撒谎,待会儿打给你,你自己去买就好。”
    贺正合望着楚千黎狗啃般的短发,他思及青春期女生敏感的内心,小心翼翼地问道“不过你是喜欢短发吗?”
    楚千黎相貌端正,但头发不够美观,剪得乱七八糟,实在过分凌乱。
    贺正合不好直言点破,他只能委婉地讨论审美,想知道女儿真实的想法。
    楚千黎下意识地摸头,她突然醒悟过来,老实答道“哦,不是,只是我原来负责扫地,长头发扫着太麻烦了。”
    “咱们家是有人扫地的吧?那我是不是就可以留长发,也不用再管掉地上的头发?”她思及此眼眸发亮,要不是懒癌打败爱美,谁会把头发捯饬成狗啃。
    自己打扫嫌烦嫌累,但别人扫就没问题。
    贺正合听完质朴的短发理由,他哭笑不得地点头“对,家里有人扫头发,还有人能给你剪头发,你留长留短都没问题。”
    楚千黎摇晃起肩膀,她满意地嘚瑟起来,让贺正合更感好笑。
    贺正合原本怕她畏首畏尾、不敢说话,现在却感觉亲女儿性格挺好,全程基本都悠然自在,偶尔流露出孩子稚气。
    贺正合和蔼地领她认门“好啦,这就是你以后的家。”
    楚千黎跟着他踏入庭院,随意道“风水不错。”
    “呦,还懂这个呢。”
    “略懂。”楚千黎补充道,“爷爷玩这个。”
    贺正合一愣,他意识到楚千黎口中的爷爷,其实应该是贺时琛的舅爷。对方一直抚养她长大成人,据说是村里风水先生,现今早就离世。
    屋内,楚千黎刚刚跟着贺正合进门,迎面就遇到神情激动的余莘。
    余莘望着素未谋面的亲女儿,血浓于水的母爱打败陌生隔阂,她瞬间眼圈通红、热泪盈眶,瓮声瓮气道“我的女儿受苦了……”
    楚千黎被亲妈猛地抱住,宛如任人摆布的毛绒玩具,差点被巨力勒到窒息。她感到衣料被泪水浸湿,无奈地回抱住余莘,平和道“其实没有,不苦不甜,平平淡淡。”
    这是她心里话,在农村还可以。
    村里好歹进过文明村候选名单,四舍五入打败全国不少村落。
    余莘听完更是泪崩,她无数次想象过重逢,却没料到女儿比自己大度。
    贺正合安抚完情绪激动的余莘,父母二人就要介绍贺时琛。贺时琛全程望着感人至深的母女认亲戏,更感到浑身透心凉,面上却没显露分毫。
    余莘掩去眼角的泪珠,她将贺时琛引到身前,小心翼翼地望向楚千黎,轻声道“千黎,这是时琛,他是……”
    余莘面露为难,一时不好介绍。
    楚千黎是他们的亲女儿,多年来却没有共同回忆,贺时琛不是亲儿子,但日积月累的感情不作假。两个孩子都没有错,作恶多端的是大人,他们都是无辜的受害者,手心手背都是肉。
    但楚千黎会怨恨贺时琛吗?
    她的人生确实被偷换,平白无故地蒙受苦难。
    楚千黎望着贺时琛,她在心里默默补充,他是书中男主啊。
    下一秒,她就主动递台阶,和缓道“哥哥好。”
    贺时琛见她如此沉得住气,他心中警铃大作,却友善应道“你好。”
    余莘看兄妹首次交流成功,她发现楚千黎态度还好,忙不迭笑道“对对对,他是你哥哥,你以后在学校里有不懂的就问他。”
    一家人终于团聚,移步到餐厅用餐。
    饭桌上,贺时琛一直暗中观察楚千黎,他看到对方不紧不慢的动作、对答如流的谈吐,越发认定此人心怀城府、深藏不露,恐怕远比他想得段位还高。
    她进门就一手认哥操作,立马拉满父母好感度,而且身上毫无市井之气,仿佛从小就生活在条件优渥的环境里,跟家里人丝毫没有代沟。
    这简直就是模板般的复仇者形象。
    她肯定富有野心,现在只是按兵不动,筹谋着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如果贺时琛是楚千黎,他必然对鸠占鹊巢者恨之入骨,绝不会毫无情绪、无波无澜。静水下隐藏激流,那才是凶险所在。
    楚千黎并不知道自己的到来,竟会引发家中儿女内卷,带给新哥哥强烈危机感。她确实对贺时琛没感觉,又不是小说故事里的人物,自然对部分深刻情节无动于衷。
    这偌大的贺家难道还养不起两个小孩?
    而且小说里男主角超级能赚钱,说不定还能让她继承的股权价值飙升,脑袋有问题才将他赶出家门,没让他在岗位上过劳死就算仁慈。
    总裁算什么?贺家继承人算什么?
    只是打工人的高级称呼罢了!
    她这辈子就要天天玩星星和牌,然后疯狂花男主赚的公司分红,绝不被任何人剥削劳动剩余价值。
    “千黎,你平时有什么爱好吗?”余莘对女儿还不够熟悉,她主动寻找起话题,想要拉近一家人距离。
    楚千黎一秒回神,流畅地答道“我喜欢研究星星。”
    余莘茫然道“研究星星?”
    贺正合“你好像刚刚也提起过。”
    楚千黎点头“是啊,为了我们接下来的和睦生活,我能要一下爸爸妈妈的出生星图吗?”
    余莘颇感有趣“出生星图是什么?你要完有什么用?”
    楚千黎侃侃而谈“每个人出生的时候,以出生地作为基点,天空中星星的位置,就是这个人的出生星图,占星师也称其为本命星盘。”
    “我们可以用出生星图更好地了解自己、身边人以及如何相处。”
    贺正合“这是玄学吧。”
    余莘“听着很有意思,但怎么给你呢?”
    楚千黎“出生时的年日月时分,出生城市的坐标即可。”
    父母二人自然不会拒绝失散多年的女儿任何要求,再说他们认为交换生日及出生地没什么大不了,甚至是拉近家人距离的好话题。
    楚千黎见他们毫无保留地说出信息,她认真地倾听结束,郑重地答复“感谢你们的信任。”
    任何人说出这些信息,就是交出生辰八字,对普通人来说没什么,落到有能之士手中却大不一样。这是敞开心扉的信任,即使他们并不知情,楚千黎也要心领善意。
    余莘发觉贺时琛一言不发,她迫不及待地将他拉入饭桌群聊,柔声招呼道“时琛也来呀,你的生日……”
    余莘话音未落,她突然想起什么,声音戛然而止,流露出几分尴尬。
    贺时琛眼神晦暗,此时并没有作声。
    他的生日发生变化,原来的日期其实是楚千黎的。
    她在用离奇而隐晦的手段羞辱自己,无声暗示他偷走别人的出生星图。
    这是敏感而禁忌的话题,桌上愉快氛围瞬间冷却。
    余莘和贺正合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如何圆场。
    楚千黎率先打破沉默,随意道“啊,我知道哥哥生日,拿到爸爸妈妈的就行。”
    贺时琛认定她阴阳怪气,暗戳戳地内涵着自己。
    饭后,成年人们都忙碌起来,贺正合跟学校领导打电话沟通,余莘则再次上楼检查房间,只余楚千黎和贺时琛待在客厅里。
    两人各自坐在沙发一角,尽管身处同一张沙发,却将距离维持在最远,当下气氛犹如极地冰封。
    贺时琛完全不知该聊什么,楚千黎则低头翻找起口袋。她从洗得发白的兜里掏出一把扑克,随手将其撇在自己腿边,又继续翻找另一边的兜。
    贺时琛用余光看着沙发上的旧扑克牌,款式极为普通,牌面破损严重,似乎被频繁使用。
    楚千黎做事毛毛躁躁,她光顾着翻兜,动作就有点大,不小心带翻身边的扑克牌。
    欧式沙发的坐垫本就有一定弧度,旧扑克牌在轻微冲击下流淌,稀里哗啦地掉落满地,瞬间铺洒得到处都是。
    “啊……”楚千黎手忙脚乱地捡牌,开始收拾起自己的残局。
    贺时琛将楚千黎的笨拙尽收眼底,他目睹扑克倒塌惨案,强压自己内心不耐,将脚边的扑克牌随手拾起,沉默地将那几张牌递给她。
    楚千黎已经捞完别的牌,她接过最后几张牌,礼貌道“谢谢。”
    贺时琛生疏地回应“不客气。”
    楚千黎刚要将牌放回,等看清牌面后又一愣,疑惑地发问“这是你捡的?”
    贺时琛幽幽地抬眼望她,他不明白这问题的意义,她不是看着自己捡牌吗?
    楚千黎望着手中扑克牌,她犹豫地挠头“啊这……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贺时琛“不当讲你就会不讲?”
    “那倒也不会。”楚千黎果断地应声,她将牌面展示给他,轻轻道,“你今天运势不太好。”
    这几张牌是贺时琛碰过的,组合在一起就有其深意。
    贺时琛轻嗤一声“嗯,说点我不知道的。”
    他最近刚知道自己不是贺家孩子,今天还得强颜欢笑迎她回家,运势好才有鬼。
    楚千黎扶着下巴,思考道“嗯……这种不好既有精神层面,也有现实层面,就是情绪差还倒霉,有种一点即燃的暴躁,很可能遇到我接下来示范的情况。”
    她双手合十,又猛地张开双臂,用肢体动作比划烟花绽放,嘴里还中二地喊着“毁灭吧,世界!炸裂吧,宇宙!”
    贺时琛面对她广播体操般的表演,他忍不住露出迷惑神情“?”
    贺时琛“我待会儿让爸妈安排医生。”帮他们亲女儿查查脑子,她看着属实有点不聪明。
    正值此时,二楼传来余莘的声音“千黎,快上来吧,我带你看看房间!”
    楚千黎的行李箱早搬上楼,她捏着扑克牌匆匆离开,没有继续跟贺时琛闲聊。
    贺时琛看完她小学生般的幼稚表演,现在心里感到极度无语。他想喝点水冷静一下,却没在茶几上找到杯子。因为家里要迎接楚千黎,所以各个角落被彻底打扫,连常用的东西都改变位置。
    如果换做平时,贺时琛直接喊李阿姨找杯子倒水,但李阿姨如今跟余莘在一起,都在二楼收拾楚千黎房间。他不想自讨没趣,难得地前往厨房。
    厨房里,贺时琛拿出一只玻璃杯,他不太会捣鼓陌生的饮水设备,随意地摁下几个按钮,只见热水滚滚流出,下一秒就异变突生!
    贺时琛猝不及防地回身,无数玻璃渣和滚烫水滴四处飞溅,使他下意识地惊呼出声,仓皇躲避预料之外的爆炸。
    玻璃杯在高温下当场炸裂,还真是漫天烟花的形态!
    她的嘴是被乌鸦开过光嘛!
    二楼,余莘和李阿姨听到响动略感不安,她们惊疑不定地探头张望,想要得知楼下的情况“好像有什么声音?”
    楚千黎不紧不慢道“哥哥刚刚说,让爸爸妈妈安排医生。”
    他应该是听完占卜,打算提早做准备。
    余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