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颗星

作品:《科学占星,唯物算命

    一秒记住【m.xiayexy.com】精彩无弹窗免费!清晨,楚千黎睡眼惺忪地醒来,她随手摁掉手机的闹钟,又躺在床上看星象图,终于慢悠悠地起身洗漱。
    书桌上,作业本和扑克牌凌乱地摊开,一旁还摞着未开封的塔罗牌。楚千黎随手将桌上的物件扫入书包,又不负责任地提起包晃晃,总算完成自己的整理工作。
    “啊,差点忘了。”楚千黎伸手在包里摸索起扑克牌,她动作麻利地清点起来,打算进行例行公事的占卜。
    这是她童年以来的习惯。
    她每天都要占卜同一个问题。
    楚千黎已经不需要借助牌阵解读,她随手抽出几张扑克牌,在桌面上逐一翻开,不等看完就啧一声“真晦气。”
    这问题的答案就没变过。
    所谓天时地利人和,任何事都讲究时机,但她不知何时能等到机会。
    饭桌上,楚千黎和贺时琛相对而坐吃早餐,他们待会儿要上学,迎接崭新的周一。
    楚千黎偷瞄贺时琛一眼,她一边嚼着小笼包,一边出言提醒道“赚钱哦。”
    贺时琛沉默而斯文地用餐。
    楚千黎见他没反应,立刻开始念咒“赚钱赚钱赚钱赚钱……”
    “闭嘴,食不言寝不语。”贺时琛一秒神情崩坏,他大早上血压升高,怒道,“而且学生主业是学习,不要总是盯着短利。”
    楚千黎“咱们家是搞互联网的,你现在就该适应996。”
    贺时琛“……”听听这都是人话吗?
    贺时琛如今不想搭理楚千黎,他昨天都在修补破裂的世界观,说实话当前受不了任何刺激。这就像现实向小说里出现灵异鬼怪,倘若没有高能预警,哪个读者都得缓缓。
    贺时琛最近都不打算思考楚千黎的事,他需要一些时间消化冲击性信息。
    班级内,楚千黎迎来难得的安宁,贺时琛将她视为隐形人,暂且没管她上课睡觉的行为。
    谈暮星颇感意外“总觉得你跟贺时琛关系变了。”
    楚千黎“我猜他现在就像《哈利波特》里初见魔法的麻瓜。”
    谈暮星苦笑“贺时琛都算麻瓜吗?”
    邱晴空兴冲冲地奔来,她向楚千黎前座的同学打一声招呼,随即占据对方的座位,跟楚千黎、谈暮星共坐一桌,激动道“我来拜师了!”
    楚千黎自如地答道“啊,我已经看过你的星盘,你确实适合学这些。”
    谈暮星疑惑道“拜师?”
    邱晴空满脸兴奋“没错,我在网上看过好多视频都没那么准,所以想来找老师学习。”
    邱晴空一向对神秘学感兴趣,但网上的占卜师鱼龙混杂。她发现楚千黎的惊人实力,当即决定正式拜师学习。
    楚千黎缓声道“虽然我答应会教你,但不用叫我老师哦,我只能个人经验,解读是私人化的东西。”
    每位占卜师都有各自的解读风格,换言之连占卜都是个性化的。
    “那也能算老师啦,现在要学什么呢?”邱晴空眸光发亮,她冷不丁道,“哦,我是不是该先教学费,网上的人教课都收费的……”
    楚千黎“我不收你的学费,但需要你做点事。”
    邱晴空“什么事?”
    楚千黎将一张纸条放在桌上,随即推向邱晴空“帮我把上面的内容宣传出去就行。”
    楚千黎分析过邱晴空的星盘,对方传播信息能力极强,而且能长期保持活跃状态。
    谈暮星侧头去看,他发现纸条上是价目表,按照占星骰子、塔罗牌、扑克等分门别类的收费,后面标注各类工具的占卜时效。最下方有一条单独的“卜卦占星”,号称能解答任何问题,价格最为昂贵。
    谈暮星心下了然,楚千黎不收邱晴空学费,但安排对方去张贴小广告。
    邱晴空拿过纸条,她阅读完毕,恍然大悟道“我懂了,老师想推广业务。”
    谈暮星望向楚千黎,他客观地评价“你让她做这件事倒很合适。”
    “是,我看她星盘人缘很好,传播信息的能力强,所以……”楚千黎忽然回过神来,她诧异地看着同桌,怔怔道,“难道你也会占星吗?”
    不然他怎么会做出此等评价?
    谈暮星摇头“不好意思,我不会哦。”
    楚千黎一懵“那你怎么知道她合适?”
    邱晴空举手道“老师,那个我家搞传媒,全班同学都知道。”
    谈暮星好脾气地补充“国内最大传媒公司之一,不用占星也能知道。”
    楚千黎“!!?”
    谈暮星看着同桌震惊的神色,无奈地笑道“看来你上回说得没错,用占星都快要成本能,偶尔也有别的方法呀。”
    楚千黎说她读马哲是为逃离本能,谈暮星现在理解她的惯性思维。
    “内容实在过于朴素,没网上那些有噱头,现在网文都得起乱七八糟的名字才有人看。”邱晴空一边摸着下巴,一边出谋划策道,“我来帮老师改改吧,反正基本信息保留就行?”
    楚千黎果断道“很好,就决定是你了,皮卡邱!”
    谈暮星“谐音梗要扣钱的。”
    三人聚在一起参谋起来,邱晴空担任文案,谈暮星担任美工,楚千黎担任甲方。
    “按照老师的占卜实力,价格也应该进行调整……”邱晴空想要拿钢笔在数字后面添零,却发现笔杆被楚千黎握住,不禁错愕地抬头。
    楚千黎制止道“价格就不要改了吧。”
    “为什么?”
    “正好,这也可以算你的入门课。”楚千黎停顿片刻,歪头道,“虽然很多占卜师是靠占星、塔罗来牟利,享受星星带来的名声及地位,但我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
    “这不是说用星星赚钱不好,而是来求星星的人,基本都是走投无路。很多人要不是受到重挫,绝不会相信星星的话,他们是痛苦到极致,才将希望寄托于此。”
    楚千黎接待过很多首次占星的人,他们大都深陷在窒息的绝望,倘若是生活幸福之人,很少会想要窥探命运。
    许多人迷失在漆黑的漫漫长夜,这才希冀于夜幕上点点星光。
    即便如此,他们或许会怀疑占卜者,没准也会被占卜者欺骗。
    楚千黎摆弄着桌上占星骰子,听它们发出清脆声响,轻声道“有权有势者会借助星星来巩固自身地位,但真正需要星星的人或许一辈子都接触不到,这就是从古至今的现实,或许已经违背占星精神。”
    顶尖的占卜者总是为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人士效力,但这些人往往并不是迫切需要星星力量的群体。
    谈暮星捕捉到她难得的肃然,试探道“占星精神?”
    “嗯,你们看过《哈利波特》吗?我们一生都是不会魔法的麻瓜,但依然会被魔法的故事感动,我觉得这就是占星精神。”
    楚千黎笑道“有可能一辈子都算不准卦,却也会被星星的哲学震撼,意识到自己来世间是有意义的,有些事是只有我能做到的。”
    出生星盘揭示每个人的人生课题,而这课题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
    在浩瀚无垠的星空下,任何人都渺小如尘埃,却还是想借着星光,做肆意舞蹈的微尘。
    “当然,这是我一家之言,反对我的人也很多。”楚千黎叹息一声,她看向邱晴空,“所以我不反对你靠星星挣大钱,也提前说过不叫老师都行。”
    邱晴空一愣“为什么他们要反对你?我感觉你说得很好啊。”
    “被反对不是很正常,科学家还经常掐架。”楚千黎都忘记抨击自己的人有多少,反正多到数不清,跟天上星星一样。
    她麻木地掰着手指细数“再说命理学派那么多,光是占星就分好几门,东方古占的果老星宗、七政四余,传下来被外行统称算命,西方占星又分古典占星和现代占星,古占派和现占派就能掐架,西占里有无神论又可以掐架……”
    楚千黎偶尔觉得自己不是占星师,实际是战星师,天天跟其他研究星星的人战斗。
    谈暮星好奇地询问“那你算哪一派呢?”
    楚千黎坦然道“我学贯东西、融会贯通,算‘重点被人掐架’派。”
    谈暮星“……”
    谈暮星想象她对着搞玄学的人自称马克思主义信徒,便意识到确实够她喝一壶,不犯众怒都不可能。
    邱晴空“所以老师不喜欢用占星赚钱?”
    楚千黎“这倒也不是,有钱人就多收点,没钱人就少收点,努力降低贫富差距。”
    邱晴空若有所思地点头,她伸手在价格上加零“那还是应该改价格。”
    楚千黎惊讶地睁大眼“为什么?”
    邱晴空“因为确实太低了,就是两杯奶茶钱。”
    楚千黎傻眼“你们城里人的奶茶那么贵吗!?”
    谈暮星附和道“原来的价格确实对班里人不算贵,当然也是我们学校比较特殊了。”
    邱晴空赞同“老师对物质世界完全不了解呢。”
    楚千黎战术性后撤,她不可思议道“为什么你知道我忽略物质世界?你又没看过我的星盘?”
    谈暮星小声吐槽“……因为很多事不用占星也能知道。”
    谈暮星发觉楚千黎缺乏生活常识,她确实就只擅长跟星星沾边的事,每天将书桌铺得凌乱不羁,不感兴趣的课程都在睡觉。
    她估计根本不清楚班里人多有钱,也看不懂吃穿用度及名表豪车。
    例如,邱晴空现在握着写字的钢笔就价值不菲,但在楚千黎看来估计就是普通钢笔。
    邱晴空和谈暮星商议一番,两人为楚千黎的占卜定价,满意地达成一致。
    楚千黎惶惶地望着新价格,她重新认识自己的环境,强忍着没呜咽出声“呜呜呜万恶的资本主义,总有一天会迎来全人类解放的……”
    她知道学校里的人应该有钱,但她对富有的想象力过于贫瘠,还没从村里的物价调整过来。
    谈暮星用手机向甲方展示成品,好言安抚道“是了是了,我们都会被解放的,现在看看排版呢?”
    楚千黎给出的是潦草纸条,文字经过邱晴空润色,又被谈暮星排版制作,现在变成一张精致的电子图片。
    楚千黎望着点缀文字的星月图案,惊叹道“好漂亮,是你刚画的?你还会设计?”
    谈暮星不好意思道“嗯,偶尔会画衣服,这个也差不多。”
    楚千黎“真厉害,以后要做服装设计师吗?”
    谈暮星顿时不知所措“啊这……”
    邱晴空举手道“老师,他家里有好几个服装品牌,我觉得做设计可能轮不到他。”
    邱晴空家里跟贺家一样,都是近年才迅速发达,从事的是传媒、互联网、金融等业务。
    谈暮星家里却是搞实业的,从他爷爷的爷爷起就有钱,家族脉络可谓相当庞大,服装业只是其中一项。
    楚千黎闻言沉默地盯着同桌,突然发现天真的是自己。
    谈暮星尴尬地回望楚千黎,他为自己的阶级而脸红,低头弱弱道“对不起。”
    是他背叛人民群众。
    只能向马克思主义信徒道歉。
    楚千黎“……”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叛变革命!
    楚千黎作为涉世未深的占星师,她惨遭邱晴空和谈暮星双重冲击,现在已经毫无心理负担,可以心无愧疚地向同学们收费。
    她深感缩小贫富差距迫在眉睫,必须为降低国内基尼系数贡献些许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