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颗星(二更。)

作品:《科学占星,唯物算命

    一秒记住【m.xiayexy.com】精彩无弹窗免费!回家后, 楚千黎被账户上的数字吓一跳,她刚刚就粗略地扫一眼,现在却发现原来少看一个零。m.xiayexy.com 下页小说站
    别看贺时琛脾气古怪, 他赚钱还真有一套,让人不服都不行。
    这类人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工作不为赚钱,他们的星盘揭示出人生课题, 只有开拓的成就感能让他们满足。
    如果有一天贺时琛不工作, 他没准会失魂落魄、深感惶惶,这跟金钱没有关系,完全就是心理落差。如果没有竞争, 如果不被需要, 贺时琛就会失去目标,他的生活也黯淡无光, 所以必须工作才行。
    每个人出生星盘不同,他们的成长渠道也不同, 需要的生活方式不一样。很多人无法互相理解, 就是人生课题不同。
    贺时琛很会赚钱但无心花钱, 所以楚千黎决定替他代劳。
    当然,他提出的要求都抛在脑后,她还是照抄同桌作业不误。
    楚千黎一周末都在玩, 她跟邱晴空大聊占星,又跟谈暮星大聊动漫,后来三人干脆拉群,共同在群里聊起来。
    她这一周财运爆棚, 既有占卜收入, 又薅贺时琛羊毛,简直快乐地起飞。
    愉快的周末稍纵即逝, 又迎来上学的周一。
    楚千黎迷迷瞪瞪地睁开眼,她随手拿起手机看天象盘,却瞬间被惊得睡意消散,惶恐道“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
    楚千黎用被子蒙头哀嚎一声,又难以相信地重新看手机,终于绝望地要昏过去。
    或许是她前两天太浪,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了。
    她今天运势不好。
    这是占卜者最烦躁的事情,预测到自己有麻烦发生,却没有办法立刻解决,犹如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最熬人的不是倒霉的瞬间,而是前期都警钟长鸣的状态。
    楚千黎先完成日常占卜,她看完始终不变的晦气答案,又开始着手解决今日的麻烦。
    如果是普通人看到运势不好,他们完全就可以选择不信,没准就莫名其妙地混过。然而,楚千黎有一致命弱点,她算得实在太准,根本没办法不信。
    楚千黎给自己卜一卦。
    她今日可能有血光之灾,星星说最好不要在户外活动,或者隐匿在高大的建筑物后面。
    这它星星的是被狙击手盯上吗?怎么会有这种破解方法!?
    楚千黎猛地跳下床,她刚蹿出房间,便开始呜咽“爸爸,妈妈,我不舒服,我今天不要上学,帮我请一天假在家吧……”
    客厅里静悄悄的,不见余莘和贺正合身影,唯有贺时琛坐在沙发上。
    贺时琛恼道“你在说什么胡话?今天是体测,补考很麻烦,而且影响到毕业证。”
    虽然两人读的是私立高中,但教学流程相当严格,越是有钱家庭越重视教育,缺勤率过高会影响到毕业及申请学校。
    大家都有钱就会比别的,比如说成绩及高雅爱好,反正攀比永无止境。
    楚千黎哀声道“我不要上学,我浑身难受,头疼脖子疼哪儿都疼……”
    贺时琛面对她的厌学,淡淡道“那就是你昨天玩疯了,上一天学没准就能好。”
    楚千黎昨日在客厅里咯咯发笑,不知跟朋友们瞎聊些什么,总之没看出哪里有累到。
    “他们已经出门了,没人能给你请假。”贺时琛残酷地点破现实,“我建议你别想逃体测,那会惹出很多烂摊子。”
    楚千黎不信邪地卜一卦,果然逃掉体测也不好,后续会有诸多烦心事。
    她现在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是选择出门了。
    班级里,楚千黎提出跟谈暮星换座位,她今天不想坐在窗边。
    谈暮星倒无意见,他换到靠窗的位置,疑惑道“但你以前很喜欢靠窗?”
    楚千黎享受开窗的感觉,她偶尔都要打喷嚏,居然也不愿关窗。
    “只有今天不喜欢。”楚千黎神情复杂道,“我怕被人爆头。”
    谈暮星“?”
    楚千黎今日上课没心情睡觉,她全程都小心谨慎,时不时就要再次占卜,紧盯这一劫何时能过去。
    因此,她课间没开展占卜业务,主要是忧心自己的事,没精力再算别的。
    谈暮星已经听闻缘由,他将政治书放桌上,安抚道“好啦,不然读点马哲呢?稍微缓和下情绪。”
    楚千黎曾说读马哲能克服惯性思维。
    “……这也不失为一个方法。”楚千黎随手翻几页书籍,她又愁眉苦脸地趴下,“不行,我根本看不进去。”
    谈暮星叹息。
    操场内,众人都排队开始体测,只有楚千黎蹲守在角落,不肯踏进操场半步。
    谈暮星无奈地站在她身边,劝道“没事的,放宽心,那些都是……”
    他下意识地想说封建迷信,然而又思及聊天对象不对,赶忙讪讪地住嘴,差点就酿成大错。
    然而,楚千黎已经敏锐地捕捉到话头,她蜷缩在墙头,悲伤指责道“你刚刚想说封建迷信吧!你差一点就要说出口了!”
    谈暮星瞬间求生欲爆棚,他慌张地摆手“没有没有!”
    楚千黎“呜呜呜你根本都不信,我看你的星盘就知道……”
    “我不是完全不信,只是……”谈暮星欲言又止,他察觉她情绪紧绷,难得地坦露心声,只为岔开话题,“只是我小时候算命,听过不喜欢的话,就有点抗拒这些。”
    楚千黎果然被转移注意力,好奇道“不喜欢的话?”
    谈暮星为难道“嗯,反正很不好听,所以印象不好。”
    不过他最近对占星有改观,主要是楚千黎喜欢,他就不再那么排斥。
    楚千黎连忙出言安慰“那是你遇到的人不厉害,只要你发掘自己的力量,肯定能做出一番成绩来,命运不是单纯一句‘好’或‘不好’就能形容的!”
    楚千黎严重怀疑谈暮星遇到半吊子,有些人草率地看过别人星盘,就会鲁莽地做出主观点评,违背七大基本原则。
    任何偏离七大基本原则的人或话都是占星学的恶业,而不是占星学的未来。其中之一就是,没有一个占星师能够仅仅通过星盘来判定一个人如何展现他的星盘。1
    研究命理学的人难免孤高,有些人最喜欢对外作批语,将行星分吉凶,让星盘分好坏。这确实是高效的手法,但吉凶、好坏由谁判定,或许一竿子打死的手段过于武断。
    谈暮星平时缺乏自信,所以楚千黎以鼓励为主,有分寸地引导别人也是占星师的工作。
    “那位大师也不能说不厉害……”谈暮星挠挠脸,他又缓和道,“好啦,我相信你的话,不聊这个了,你要回去么?”
    “如果真的没法过去,我陪你回班里面吧。”
    楚千黎如此战战兢兢,明显就没办法去体测。
    楚千黎站起身来,问道“那你体测怎么办?”
    “送你回去再来就行。”
    谈暮星感觉楚千黎情绪紧张,他放她独自回去不安心,倒不如折返一趟。
    谈暮星找老师打一声招呼,尽管老师多番规劝别弃考,最终却还是放楚千黎离开。
    班里的同学都在体测,没人注意角落的情况。
    谈暮星陪楚千黎回班。
    路上,谈暮星见她失魂落魄,他还拿出手机来,打断她的愁绪“你要看看我做的衣服吗?”
    楚千黎看到屏幕上的漂亮人偶,惊叹道“啊,你是给娃娃缝衣服呀!”
    楚千黎接过手机,颇感兴趣地翻起来,发现人偶服装各有不同,但都风格独特又精致。她不懂这类娃娃,只觉得挺好看的。
    楚千黎嘀咕“好家伙,娃娃穿得都比我好。”
    不愧是大户人家的娃娃,同桌家可是从爷爷的爷爷起就有钱啊!
    谈暮星“啊这……”
    谈暮星就见过楚千黎穿校服,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两人并肩沿着操场走回班,正好途经无围栏篮球场。楚千黎走在内侧,谈暮星走在外侧,他们能听到旁边咚咚咚的篮球声。
    一记猛烈的投篮,篮球狠狠砸中篮筐,紧接着异变突生!
    “哎哎哎!”球场上的人着急地发声,想要警示球场边二人,却没有失控的篮球快。
    楚千黎正低头看手机,她只听身边砰的一声,转头就看到蹦上天的篮球,不禁露出愕然之色。
    谈暮星一拳就将袭来的篮球打掉,只见那篮球重重地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在高速旋转后腾飞上空,一下子弹起来老高!
    楚千黎愣了。
    球场的人傻眼了。
    谈暮星击球结束,他见她停下脚步,温和道“走啦。”
    楚千黎回想刚刚的声音,她诧异地垂眼看去,惊道“你的手不疼吗?你好像不是用手掌打飞的?”
    楚千黎发誓听到重击声,那绝对不是手掌拍球。
    谈暮星举起拳头,和气道“啊,就是轻轻敲了一下。”
    楚千黎“……”
    球场的人明显有相同疑虑,他们捡回被打飞的球,又惊慌失措地赶来,嘘寒问暖道“哥们儿你手没事吧?你就直接握拳打啊!?”
    谈暮星“没事的,这球并不重。”
    谈暮星依旧是软绵绵的老好人态度,任谁都看不出异样,没人知道球的力度。
    球场上磕磕碰碰很正常,其他人也没当回事儿,很快就如鸟兽般散去。
    楚千黎不一样,她就地蹲下,现场卜一卦,发现血光之灾解了!
    谈暮星发现她又缩起来,劝道“回班再休息吧。”
    楚千黎仰视一边的同桌,她抬眼打量对方大白熊式身躯,心道这也能算高大建筑物啊?
    奇怪的占星案例增加了。
    不管怎样,楚千黎脱离debuff状态,她瞬间满血复活,神清气爽道“不回了!我又可以了!”
    谈暮星“?”
    楚千黎“天晴了,雨停了,我又觉得我行了!”
    谈暮星“……今天本来就是大晴天。”不然不会安排体测。
    谈暮星不知楚千黎为何改变主意,而且她昂首挺胸地回去体测,居然成绩还不错。
    楚千黎体测结束,她心情简直好到爆,又将座位换了回来。
    谈暮星心下了然,这明显就是不再怕爆头,算是风平浪静地解决此事。
    楚千黎坐在窗边,还n瑟地将手伸出去,嚣张道“现在没人可以拦我,又能卷土重来开摊了!”
    她一上午怕得无心占卜,导致今日都没有开张。
    谈暮星小声道“卷土重来是贬义词。”
    楚千黎相当膨胀“占星师能是什么好人吗?”
    谈暮星“?”这跟在操场上劝解我的占星师是同一人么?
    因为楚千黎跟邱晴空打过招呼,所以占星学徒最近没大肆宣传,打算在暗处发展客户,不将事情引到明面来。
    他们现在经营稳定的顾客群,就不容易被老师及学校盯上。
    然而,楚千黎下午却被老师叫到办公室,也不知道有些什么事情。
    楚千黎得知消息发慌“今天怎么回事?难道真是我太狂?还没开张就被城管扫掉?“
    她明明算出今日没坏事了。
    谈暮星宽慰道“柳老师人挺好的,应该不是为这个,她平时都不管爱好。”
    “你上回课上跟她聊占卜,她当时不就知道了,也没有批评过你啊。”
    谈暮星记得柳老师给同桌收拾扑克,楚千黎却劝对方不要去喝酒,真要翻脸当时就会发火。
    如果是其他老师,谈暮星说不定陪同,但他觉得柳老师不至于。
    办公室内,柳老师最近有些烦恼,她在学校里的工作不错,学生及领导都算认可自己,美中不足是家里疯狂催婚,让她心烦意乱又暴躁。
    上周,她原本跟朋友约好下班喝酒,却在课上离奇地卷入占卜。楚千黎直言她会被朋友放鸽子,而且说独自喝酒会错过桃花运。
    果不其然,她课后就被无情鸽了,干脆老老实实地回家,却撞上家里介绍对象。
    虽然没有点明就是相亲,但两家撮合态度溢于言表,搞得她跟对方都挺尴尬,仓促而混乱地结束此局。
    这叫哪门子桃花运?难道不是祸不单行吗?
    柳老师看一眼手机,她瞄到新加上的微信,越发感到头脑混乱,突然听到敲门声,忙道“请进。”
    门一开,楚千黎探头探脑地张望,小心道“老师找我?”
    柳老师对转学生有些印象,楚千黎最喜欢上课睡觉,还颇有一种鬼机灵劲儿。她大概自以为作业抄得挺好,每次还假装抄错两道,其实早被发现异常。
    当然,她现在不愿计较这些,找楚千黎过来为别的。
    柳老师招招手,好言道“进来吧,别紧张,不是找你麻烦,想跟你探讨点问题。”
    楚千黎这才从钻进屋里,她找一张椅子坐下,坐姿乖巧而端庄。
    柳老师面色诧异“你上课背都没挺那么直?”
    楚千黎视线飘移地打哈哈。
    “你还记得上周课堂睡觉吗?”柳老师见她神色惶惶,又出声安抚道,“不是专程训你,当时你做过占卜,说喝酒会错过桃花。”
    楚千黎略松一口气“记得。”
    柳老师将自己的情况描述一番,她忍不住怀疑地发问“你确定这算桃花吗?”
    楚千黎斩钉截铁道“算哦。”
    柳老师不料对方如此果断,连忙补充道“但对方很尴尬和排斥,这也能算是桃花吗?”
    楚千黎点头“算哦。”
    柳老师沉吟片刻,又道“我觉得你可能没明白,我们都很反感家里安排,这都能算……”
    “算哦。”楚千黎直接抢答,委屈道,“老师,你这样很不厚道。”
    柳老师一愣“哪里不厚道?”
    楚千黎小声道“没有桃花的时候怪罪桃花不来,桃花来了又疯狂否认是桃花,这样桃花都得被迫改名,你遇到桃花就想逃,干脆改名叫逃花吧,逃跑的逃。”
    柳老师捂胸口“……别骂了,别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