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颗星

作品:《科学占星,唯物算命

    一秒记住【m.xiayexy.com】精彩无弹窗免费!本章节做了文字替换,读未修改内容请到醋溜儿文学
    柳老师一时间心情复杂, 她欲言又止地看向楚千黎,最终却没有开口说话。
    楚千黎捕捉到对方的微表情,恍然大悟道“老师, 你想知道来的是好桃花,还是坏桃花?”
    柳老师闷声道“对,坏桃花就不叫桃花吧。”
    楚千黎眨眨眼“但桃花好坏是人的主观判断, 老师理解的好桃花是什么样子?”
    “那肯定是能相处久远吧。”柳老师疑惑道, “为什么说是主观判断?这东西没有标准吗?”
    楚千黎“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有的人认为能结婚就是好桃花,可是还有好多人会离婚呢, 有的人根本不想结婚, 需要的桃花就不一样,关键是你的想法。”
    “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 就没法帮你解答问题,这是你的生活嘛。”
    现在的人对感情态度各异, 楚千黎不会点评任何一种想法, 她只会帮对方个性化解答困惑。
    柳老师在家被父母催得焦头烂额, 她如今陷入深思,犹豫道“完了,我也不知道想要什么, 就只知道不想要什么。”
    如果有人问她要什么条件,她根本就没办法回答,但她真要见到介绍来的人,立刻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
    这就是家中父母不满的原因, 她说不出条件, 但确实还挺挑。
    柳老师不知道转学生听完作何感想,主要把人找过来, 却说不出要求来,确实很容易让人无语。
    好在楚千黎面色如常,她没有恼火,反而好脾气道“那就是老师还没总结出要求,但可以让星星帮你来总结。”
    “星星?”
    “对,看看你的出生星盘,就知道你欣赏什么样的人,他们都有什么样的特征。”楚千黎补充道,“你过去可能只有一些模糊感觉,但星星会帮你提炼出重点。”
    柳老师似懂非懂,她思考片刻,点头道“好,那就看看吧。”
    楚千黎闻言,她双眼盈盈发亮,突然乖巧地抿唇,还伸出两根手指做点钞动作。
    柳老师“?”
    楚千黎含糊道“嘿嘿,老师,是这样的,钱不钱的无所谓,但我们需要一点契约关系,万一我看完星盘被举报,就有点……”
    “当然,我不是说老师会钓鱼执法,只是人心和社会太险恶,这是我从业以来的防范意识,确实很难马上改掉……”楚千黎郑重道,“我没有说老师是坏人的意思!”
    柳老师基本都在学校混,她对学生想法一目了然,瞬间看破楚千黎的小心思。虽然楚千黎的占卜非常神奇,但她的想法确实容易读懂。
    柳老师“……按你正常定价收费就行。”
    柳老师用手机完成付费,楚千黎则拿到对方星盘资料,开始在排盘结束后分析。
    楚千黎盯着星盘,开口道“因为是本命盘分析,所以我不会光讲欣赏的男生类型,其他方面也会说一些。星盘里射手和三宫能量很强,说明老师可能会成为传递知识的专家,但我们就在学校里认识,你可能会觉得是废话……”
    如果楚千黎和柳老师不认识,这些信息就有价值,可惜她们是师生。
    柳老师“没关系,你讲吧,我挑着听就行。”
    “而且火星落五宫,你还是挺喜欢跟孩子们一起,别人做老师可能是为赚钱,但你打心里认可这份工作,说出自己的想法,然后获得别人认同,这是让你愉快的事情,同时你对知识充满热情。”楚千黎敬佩道,“老师确实想做好老师呢!”
    每个人都有可能说谎,但星盘就不会撒谎。楚千黎看到别人的星盘,就像重新认识一个人。
    例如,柳老师面对学生的友善可能是装的,然而星盘资料都如此显示,就代表她内外合一。
    柳老师无奈地承认“虽然现在的工作很累,但确实……”
    楚千黎继续解析星盘“老师下降在摩羯,你还是渴望稳固婚姻,希望自己的结婚对象踏实负责,所以挑选伴侣时非常谨慎,总会为自己的未来考虑。”
    柳老师赶忙摆手“其实没有渴望婚姻,结不结婚无所谓了……”
    楚千黎长叹一声,戳破道“但星盘说家庭是你寄托的地方,你其实很在乎家里,而且父母感情很好,你说不渴望应该是怕自己没法像爸爸妈妈一样遇到合适的人吧。”
    柳老师揉了揉太阳穴,她瞬间感到扎心,崩溃道“这东西怎么什么都往外说?”这还有没有秘密可言!?
    “那你能看出我什么时候结婚吗?”柳老师揉了揉凌乱的头发,她现在根本没法对楚千黎撒谎,索性自暴自弃道,“还有这人合适吗?”
    楚千黎“从推运上来看,老师明年和大大后年的婚运很强,没准就会踏入婚姻。”
    “我们上回用扑克占卜,那个可以看到短运,但星盘推运也说你最近有可能碰到正缘。”楚千黎停顿片刻,又解释道,“但正缘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类人特征,你要给我描述那个人,我才能替你分辨呀。”
    正缘是命理学术语,指一个人命运里先天合适的婚配对象。正缘不会只有一个,但他们有共性。有些人恰巧总能碰到正缘,有些人怎么也碰不到正缘。
    柳老师怔愣道“但我对他都没印象了。”
    楚千黎“那你把他星盘给我。”
    柳老师“我没有他星盘。”
    楚千黎“那你就去问。”
    柳老师“?”
    “我感觉还是算了吧……”柳老师头疼地扶额,“这会让我社会性死亡。”
    楚千黎见对方打退堂鼓,连忙跳起来,好言劝道“老师,别放弃啊,好歹钱都花了,怎么能连结果都不知道?用钱打水漂还有响儿呢!”
    她坐回在椅子上,开始加油打气“去问!去问!去问!”
    柳老师听学生起哄,她顿感头大,颤声道“这很丢脸啊?突然问别人出生年月日和地点。”
    楚千黎面露诧异“这有什么好丢脸的?占星学优势就是高效、迅速,不行咱们赶紧拜拜下一位,不用浪费自己的时间啦!”
    “反正你跟他还没感情,问一问再合盘,不合适立马换。”楚千黎果断道,“他不行我们就再看别的,反正这段时间必有正缘,人不能放过老天给的大好机会!”
    楚千黎满脸真挚,她说得信誓旦旦,倒是打动柳老师。
    柳老师拿起手机,望着新加的微信,纠结道“但他要是不给我呢?”
    楚千黎淡淡道“他要是连星盘都不愿给,我感觉不用合盘就可以换。”
    柳老师“?”
    柳老师“……那万一要来后不合适?”
    楚千黎双手环胸,她一本正经道“那就让老师的父母出面,说找算命先生看过八字,你的儿子不旺妻,配不上我的女儿。”
    柳老师“???”你是用封建迷信打败父母之命?
    柳老师在楚千黎的怂恿下,她硬着头皮询问对方,还真拿到星盘资料。
    柳老师将信息交给楚千黎,错愕道“这人还真给啊?连原因都不问?”
    柳老师都认为此举过于离谱,没想到对方二话不说就给。
    “很好,他通过初次考验。”楚千黎开始合盘,她头也不抬道,“让我来看看这位幸运男嘉宾旺不旺妻吧。”
    “……”柳老师沉默片刻,她走到楚千黎身边,又看到手机上的星盘及草稿纸,好奇道,“这些又是什么?为什么感觉图画变多了?”
    楚千黎一边专心地排盘,一边抽空来回答“合盘稍微复杂一些,类型也会比较多,有比较盘、组合盘、时空盘很多种,所谓天时地利人和,这必须要综合地分析。”
    “比如你和某男明星本命盘很合,但你们这辈子不会相遇,那就没有任何意义,依然什么都不发生。”楚千黎解释道,“两个人要各项特征匹配,才能判断是不是正缘。”
    柳老师望着认真工作的楚千黎,她下意识地职业病发作,开口道“别看你上课不做题,算这个却特别快呢。”
    楚千黎身躯一僵,她惶恐地抬头“老师……”
    柳老师立刻收声,赶紧安抚道“行了,算吧算吧。”
    楚千黎排盘结束,她望着星盘资料,干净利落地给出答案“还挺合适哦。”
    柳老师惊道“这么直接吗?但我不喜欢家里介绍?”
    “嗯,我知道你不喜欢,然而从星盘来看,你的伴侣大概率是家里介绍,主要你自己根本不出去找,加上欣赏可靠稳重的人,所以外面的更不可能有结果……”
    “……过于真实。”
    楚千黎从兜里掏出占星骰子,她将骰子放在柳老师手边,笑道“我们现在拿到星盘资料,那就占据信息的优势,还可以送老师一卦,瞧瞧对方什么想法。”
    柳老师茫然地抓起占星骰子,按照楚千黎的指导投出去。
    楚千黎扫一眼结果,解读道“虽然老师对他完全没印象,但他对你第一印象很好,不过他发现你反感介绍,所以不敢跟你主动说话。”
    “他这几天都害怕打扰你,你刚刚发消息让他打消疑虑,后面他应该会时不时跟你聊天。你可能偶尔觉得麻烦,但同时也会感觉安心,你不喜欢跟人主动聊,这种交流模式适合你。”
    办公桌上的手机突然亮起,屏幕弹出一条微信提醒。
    楚千黎满意地击掌“啊,这不就来了嘛!”
    柳老师望着手机上的微信内容发懵,她被对方邀请吃饭,不由惊叹道“我现在都怀疑你跟我父母联手给我设套,就是想骗我给他发微信……”
    楚千黎宽慰“没事,你不想去拒绝也行,他过段时间会再找你,反正你们就是这种蹭得累模式。”
    柳老师不喜欢主动,却又需要安全感。对方要一直联络她,她才会彻底地放心。
    柳老师“……我还是希望星盘能给人点隐私。”
    楚千黎放松地站起身来,她拿起自己的手机及草稿纸,悄声道“那老师跟他聊吧,我就先走了……”
    “等等,在校时间我不聊这些。”柳老师直接将手机摁灭,她微笑地朝楚千黎招招手,“你先不要走,我们再聊聊。”
    楚千黎迷惑地折返“还要聊什么?还是合盘吗?”
    “差不多吧,你刚刚看过我的星盘,也知道我是真想做好老师。”柳老师从旁边抽出两本习题册,她笑眯眯地翻开一页,说道,“你一直在抄谈暮星作业吧?还经常抄错几道放烟|雾|弹?”
    楚千黎震惊地睁大眼,难以置信道“老师,你怎么能凭空污人清白!?”
    柳老师敲敲习题册,她指着题目边的痕迹,慢条斯理道“你还连计算草稿都抄,害怕只抄答案被看出来,故意在旁边留些过程,可以说非常高明了……”
    “谈暮星做作业的时候会忍不住画草图,他是不是喜欢设计衣服啊,偶尔就在本子上画两笔……”柳老师举起作业本,温柔地问道,“你怎么连他随手画的图都抄啊?”
    楚千黎猛地凑上前,她不可思议道“这是衣服设计图吗?我以为是三角体草图?”
    谈暮星画得挺潦草,她以为是计算过程。
    柳老师沉默地看着她。
    楚千黎僵硬回望。
    下一秒,她老实地捂嘴“我撤回刚才那一句。”
    柳老师在习题册上用笔随手圈起来,平和道“你知道我不喜欢家里介绍,我也知道你不喜欢做作业,但你好歹把经典题做了,期末可是要你自己来考……”
    柳老师将习题册还给楚千黎,她模仿对方加油打气“去做!去做!去做!”
    楚千黎“……”
    楚千黎深感城里人套路太多,从同学到老师都不好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