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颗星

作品:《科学占星,唯物算命

    一秒记住【m.xiayexy.com】精彩无弹窗免费!教室内, 谈暮星坐在课桌前画图,邱晴空背着书包兴冲冲地奔来,她看到窗边空着的座位, 奇怪道“老师呢?”
    谈暮星答道“柳老师叫她过去。m.xiayexy.com 下页小说站”
    “估计又是日常谈心。”邱晴空朝谈暮星挥手告别,她一头蹿向班门口的女生,“那回去群里聊, 拜拜拜拜!”
    “拜拜。”
    谈暮星看着邱晴空跟门口的阮雅等人会合, 众女生说说笑笑地离开。
    楚千黎、邱晴空和谈暮星有一个三人群聊,谈暮星和邱晴空也由此开始有话说。他们闲聊的内容基本都是楚千黎,她就是维系群聊的核心人物。
    不过邱晴空在校时仍跟阮雅等人玩, 她倒没有认识新人就远离旧友, 楚千黎则经常跟谈暮星共同行动,这对占星师徒有各自的朋友圈。
    谈暮星时常感到神奇, 楚千黎转学过来不到两周,她已经顺利地融入班级生态, 成功获取自己的标签。
    这就像动漫都有人物定位, 贺时琛是班里天花板, 阮雅是班长型优等生,邱晴空是宣传交际狂魔,楚千黎是擅长占星的神秘转学生。
    谈暮星在班里没有标签, 他的定位也就很模糊。
    “大白胖,你以前是缝衣服,现在干脆跟女生玩儿啦?”王峥旁听邱晴空跟谈暮星的聊天,此刻吊儿郎当地讥笑起来。
    谈暮星眉头微皱, 他佯装听不见男同学的话, 心道果然任何环境都有反派定位。
    王峥在班里成绩不好,时常带头调侃谈暮星, 但凡谁跟谈暮星多说两句话,他就要嘴欠地过去挑拨,久而久之没人跟谈暮星说话。
    最近,谈暮星总跟楚千黎待在一起,王峥少不了要膈应人两句,但楚千黎一向脑回路清奇,根本不把王峥当回事儿,照旧跟大白熊同桌结伴放学。
    王峥发现谈暮星一声不吭,他瞬间一拳打在棉花上,想要不满地起身找茬儿,然而楚千黎却火急火燎地赶回来。
    “溜了溜了溜了,幸好印钞机今天有事,不然我得被骂死……”楚千黎狂奔回座位,她迅速地收拾起书包,又望向谈暮星,“久等!我们走!”
    贺时琛晚上有学生会事务,不跟楚千黎一起坐车回去。
    谈暮星慢条斯理地将笔收好,温声道“好。”
    “邱晴空刚刚来找你。”谈暮星根本没看后面的王峥,他提起书包跟楚千黎离开班级,全程都没有回头。
    “啊,那待会儿发消息问她,我昨天有看你说的动画,确实很好看。”楚千黎兴奋道,“库洛牌和塔罗牌有共性!”
    “但那个已经很老了,我没想到你不知道。”谈暮星叹息,他不清楚楚千黎的过去,她似乎错过不少童年经历。
    王峥见两人离开,他不由脸色发沉。
    次日,三人组再次班内聚头,邱晴空举着手机屏幕向两人展示,她激动道“老师,我想学塔罗,最近特别想做这种视频!”
    谈暮星望着手机上的牌面“这就是占卜视频吗?”
    “哦,原来是大众占卜。”楚千黎观看某站的塔罗视频,迟疑道,“可以是可以,但你连骰子都还不太灵?”
    邱晴空现在是占星学徒,她连占星骰子的解读都磕绊,突然又要学塔罗。
    “可你很灵嘛。”邱晴空挨说面露心虚,她顾左右而言他,“最近不让我在校内揽客,我感觉生活都没有意义,必须在校外开拓业务……”
    谈暮星点破“我总感觉相比学习占星,你好像对宣传占星更热情。”
    楚千黎的占卜业务火热后,邱晴空每天都在积极地维护客户群,似乎不再自己看书研究占星学。
    楚千黎笑着补刀“她的水星能量强,水星和双子座对应,双子就是疯狂地信息传播,总是学习浅层知识,还会三心二意又善变,所以常常什么都学一点,然后就丢下去学别的……”
    “错了错了错了……”邱晴空在扫射下尴尬低头,又小声地嘟囔,“下次还敢。”
    楚千黎“好吧,不过大众占卜是不能跟对方交流的,其实不适合初学塔罗的人,你还没有办法自己制作视频,总不能没学会走就开始跑。”
    占卜要求占卜师和问卜者产生交流,楚千黎上回拒绝戚焰的传话占卜,就是摈弃沟通过程的占卜会有失误。
    如果问卜者不愿意坦诚地说出情况,那占卜师就会失去很多重要信息,难以准确地给出答案。
    邱晴空想塔罗入门,她应该先做面对面占卜,然后进阶做大众占卜。
    邱晴空兴致勃勃道“是这样的,我已经想好了,先给老师录一期大众占卜视频,我们把这个账号开起来,然后我就一边运营一边学习,同时接收网上的私人占卜业务,我作为学徒运营账号,但可以私信找老师付费占卜……”
    楚千黎一懵“我怎么感觉你早有计划?”
    这个套路听起来挺耳熟,就像邱晴空刚开始钓鱼,也是她先将客户引来,然后将信服的人发展成楚千黎顾客。
    谈暮星“她根本没打算学会走,一开始就想着你来跑。”
    邱晴空“这不就是经纪公司套路!我先问一下个人发展规划,但公司早就有人设包装想法!”
    “……”
    “内娱不就是这么被搞乱的!我觉得某站搞塔罗的都没老师强,这样一想我算整顿行业风气,比内娱公司还要正义呢!”
    “……”
    楚千黎和谈暮星被传媒公司家的女儿惊住了。
    楚千黎时常发现自己跟不上城里人节奏,她此时晕晕乎乎,退让道“那就录一期吧,问题是要占卜什么,还有我不想要出镜……”
    邱晴空大包大揽道“没事没事,我来策划主题,老师可以就露手,我看好多占卜师都不露脸的!”
    “还有要给账号想一个名字,最好再做一个独特lo。”邱晴空陷入深思,她现在对运营账号充满热情,迫不及待地想要向外宣传。
    谈暮星“我把收费名片上的图发你吧。”
    楚千黎有一张价目表,邱晴空撰稿,谈暮星排版。名片上有一些简笔画,四舍五入就可以算lo。
    “那我再找人去问问录视频的事!”邱晴空一溜烟地冲出班,她在年级里人脉广阔,什么事都能找人帮忙。
    谈暮星喏喏道“我总觉得她这样一直都是入门水平,贪多嚼不烂。”
    谈暮星有预感,倘若塔罗账号运营成功,邱晴空又会主张学别的,就是料准楚千黎什么都会。
    “唉,她就是喜欢嚼,也没说要嚼烂。”楚千黎摆摆手安抚,“再说占星和塔罗有共性,一起学没什么关系。”
    “什么共性?”
    “塔罗牌上的图画背后有占星学知识,比如恶魔对应土星,还代表占星学里摩羯座……”楚千黎补充道,“除去明显的关联,还有一些深层相似点,比如人类的共通性经验。”
    楚千黎随手拿起桌上的塔罗牌,她将22张大阿卡纳依次排开,牌面分别是从愚人到世界,解释道“你这样看它们,就能连成人生旅程的故事,形成连贯的生命循环。”
    谈暮星望着一字排开的牌面,诧异道“这是循环吗?”
    “是的,我这么放应该更合适。”楚千黎将塔罗牌重新码放,她将0号愚人牌和21号世界牌拼接,形成闭合的圆环状。
    愚人是开始、天真、流浪,世界是完成、旅行、成就,紧接着又回到愚人,代表世间万物生生不息。
    “十二星座同样是成长故事,从白羊座的开端,再到双鱼座的灵性,我们都在历练后实现改变,所以顺序和过程也很重要。”楚千黎笑道,“其他命理学也有类似的地方,都是依靠人类共通经验发展。”
    谈暮星似懂非懂“啊,原来如此……”
    “大白胖,你听得懂吗?”
    突兀的声音响起。
    王峥路过两人桌边,他听到刚才的谈话,嘲道“你怎么那么喜欢做她舔狗?”
    自从楚千黎进班后,两人可谓形影不离,打破谈暮星形单影只的状况。
    王峥已经总结出双方相处规律,谈暮星一直捧着转学生,恐怕是不想再次落单吧。
    楚千黎诧异地抬头。
    谈暮星看向旁边的王峥,一时间陷入沉默不言。他向来忽略王峥等人的冷嘲热讽,只是不料对方会舞到同桌面前,致使他不得不有所应对。
    谈暮星苦笑道“你说错了。”
    王峥“什么?”
    谈暮星自贬“我没有狗狗可爱。”
    王峥“???”
    谈暮星就像大面团,任人如何捶打都无反应,偶尔使外人更加生气。其他人或许会在欺辱下愤怒,但他就像一汪深深的潭水,更狠的是都砸不起水花。
    楚千黎安静数秒,她望向一边的王峥,冷不丁道“你是暗恋我同桌吗?”
    谈暮星错愕地回头望她“?”
    王峥同样大惊失色“你胡说八道什么!?”
    楚千黎“那你为什么老跟他搭话?我和他聊天还要来插嘴?”
    楚千黎第一天上学就发现王峥老抓着谈暮星嘲,她都将对方的话当做放屁,但王峥屁太多确实影响到空气。
    “你看看他那副样子,谁有可能暗恋他呀,难不成你暗恋他啊?”王峥深知女生最反感闲言碎语,她们要是跟胖男生扯上关联,心里都会有疙瘩。
    然而,楚千黎从不按套路出牌,坦然道“不,我从不暗恋,有也搞明恋。”
    她连缺钱都直接要,怎么可能搞暗恋?
    谈暮星闻言懵了。
    王峥大感恼火,他发现楚千黎挺厚脸皮,根本就没法把她撵走。
    楚千黎直直地望向王峥,叹息道“你真可怜。”
    “什么?”
    “你以为我同桌性子弱好欺负,其实他根本是懒得理你,你什么都拿不出手,只能用上课接话和调侃同学刷存在感,不然就会有巨大的落差感,认为自己在班里什么都不是……”
    楚千黎平静地拨动骰子“你觉得成功带头孤立我同桌,但在别人眼里你就是一个小丑,没人喜欢跟疯狗掐架而已。”
    学校里充斥着各类比拼,不是攀比衣物及家境,就是攀比成绩或奖项。
    王峥要靠欺侮谈暮星建立班霸的胜利感,但贺时琛、阮雅等人都不会将他放眼里,大家仅仅是不想跟脑袋有病的人搭话。
    楚千黎开始以为谈暮星被王峥取笑才怯懦,但她近期发现大白熊同桌很有想法,他的自卑感并不是源于王峥等人。
    楚千黎的话精准踩雷。
    王峥瞬间火冒三丈,他脑袋一热就冲上前,怒道“你少他妈放屁!”
    楚千黎坐在窗边,王峥站在过道,两人隔着谈暮星。
    王峥毕竟是男生,他看上去身高体壮,气势汹汹地扑向楚千黎,场面着实有些吓人。
    然而,他还来得及抵达窗边,便感觉到一股可怕巨力,直接摔坐在身后的空座,连人带椅子就倒翻飞出去。
    桌椅在地板上发出凄厉声音,立马惊动班里的其他同学。
    前排的班长阮雅回头,她起身维持秩序,厉声道“你们在做什么!?”
    椅子已经倒下,王峥两腿狼狈地架在座椅上,好在身体是屁股着地,并没有受任何大伤。
    他惊恐不安地望着面前的人,肩膀还铭记着刚才的大力,就像是第一次认识对方。
    谈暮星挡在楚千黎前面,他抿了抿唇,轻声道“我不喜欢暴力。”
    谈暮星一向是班里软面团式老好人,时常还被男生们取笑娘里娘气,但他从来就没彻底地翻过脸,而且不跟任何人发生肢体碰撞。
    这也是班主任安排楚千黎坐在谈暮星身边的原因。
    谈暮星永远无害,就不会存在矛盾。
    然而,大白熊毕竟是大白熊,不管外表如何软绵绵,实质是极为迅猛强大的生物。这就像熊猫给人的印象是卖萌国宝,但它其实战斗力非常惊人,而且有别名叫食铁兽。
    楚千黎惶惶地望着此幕,她刚看到王峥冲上来有点慌,主要自己确实是战五渣,没想到同桌居然深藏不露。
    谈暮星回头看到她愣神,他顿时心生紧张,赶忙出言道歉“对不起,是不是吓到你了……”
    谈暮星绝对是和平大使,他不主张任何粗鲁行为,唯恐同桌对自己有看法。
    班里现在乱哄哄,他自然心生担忧,怕她会讨厌自己。
    下一秒,楚千黎却在谈暮星身后嚣张叉腰,开始朝地上的王峥疯狂拱火,幼稚反击道“你少他星星的放屁!你少他星星的放屁!”
    她现在有人做后盾便理直气壮,就不信王峥敢起身再还手,自然越发放肆起来。
    她打不过对方,不还有同桌吗?
    谈暮星“……”原来他是世上唯一的主和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