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页小说站

错嫁缠婚首富老公乖乖宠我! 第323章

作者:龙嫣儿更新时间:2022-09-05 02:35:59

为了救父亲与公司,她嫁给了权倾商界的首富,首富老公口嫌体正直,前面有多厌恶她,后来就有多离不开她——老公宠我,我超甜。嗯……确实甜。老公你又失眠了?因为没抱你。老公,有坏女人欺负我。带上保镖,打回去。老公,我看好国外的一座城……买下来,给你做生日礼物。媒体采访傅先生,你觉得你的妻子哪里好?傅沉渊微笑,勤快,忙着帮我花钱。众人腹诽首富先生,镜头面前请收敛一下 错嫁缠婚首富老公乖乖宠我免费阅读 错嫁缠婚首富老公乖乖宠我完整版 错嫁缠婚首富老公乖乖宠我最新章节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错嫁缠婚首富老公乖乖宠我! 第323章》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我当年并没有骗你

可当年你和奶奶不是看着那个孩子不行了么?”乔译又问。 “我是在外面分娩的,第一个孩子生了很久才生下来,所以第一个孩子有可能是呛了羊水暂时没反应。”洛薇回想着她在月景湾生孩子时的情形,而越想有些事就越清晰,“我记得外婆为了继续给我接生而把孩子给宋妈了,宋妈去倒热水了给保姆抱着了,之后我就没看到了……” 直到她离开z国她都没再看到那孩子一眼,她外婆和宋妈在医院时去太平间时看过,说不忍心再让她去看。 但一个刚出生的孩子若没气了,冻在太平间估计皮肤都霜白了,是很难区分出孩子是不是原来那个! “月景湾的保姆?她妈有那个胆子换你的孩子?!”乔译那边咬起牙来。 “不一定是保姆。”洛薇讽刺地笑了一声,“当时月景湾还有一个人,乔蕾当时也在那...

《错嫁缠婚首富老公乖乖宠我! 第323章》章节列表
查看更多章节...
热门小说标签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驭兽灵妃

重生之驭兽灵妃

得知她被人害死,他万念俱灰,心中只剩满腔仇恨。直到某日,他见到了与她神形完全相同的双眼,心中开始动摇。这世上真的会有借尸还魂吗?荒唐!他语气激动颤抖,有些事,本王觉得甚是荒唐,但现在,却觉得如此荒唐,...

甜蜜重生记

甜蜜重生记

许家小姑娘是个二傻子,秃子鸳鸯眼长得怪模怪样的,据说是因为娘胎里被狐大仙摸了一把挺大的孩子,什事儿都不懂,成天介就知道傻吃傻喝可人介会投胎啊,家里有钱,大地主似的一家子老老少少还都眼珠子似的疼她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许爷爷抱着青龙走过麦场,对酸气冲天的村民们,面带微笑点头致意嘴上却淡淡的说糖糖,还记不记得出门前,哥哥是怎么和你说的?青龙舔了口棒棒糖,娇滴滴的回答打丫的!...

穿越红楼梦

穿越红楼梦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言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一代屌丝穿越异界,同样的红楼,不一样的梦。...

武极星河

武极星河

武极星河是余江月写的东方玄幻类小说...

我的二十二岁未婚妻

我的二十二岁未婚妻

陈炎刚从乡下来,就看到未婚妻遇到碰瓷,挺身而出,没想到未婚妻翻脸不认人,把他独自扔在半路上...

庸王嫡妃

庸王嫡妃

ampampltbampampgt内容介绍ampampltbampampgt凤九,昭黎国摄政长公主,她软禁幼弟私藏遗旨众叛亲离,只为助夫君登上皇位!然,大婚之夜,一杯毒酒,丈夫和妹妹携手而来,破腹取旨,她和血起誓,血海深仇必定以血还之却被以血糊眼,以发覆面,只为令她魂魄俱散,无法化作厉鬼前来复仇!当后宫之主重生成没有地位的侯府嫡女,既然占了她的身体,也要报了她的仇,家斗情斗宫斗一把抓,庶姐庶母渣王一锅炖。她面纱遮脸,张扬嗜血,六亲不认,是镇国将军府最令人非议的嫡长女他半边鬼面,纨绔残忍,风流无度,是帝国之中最徒有虚名的无权昏王一个玩笑,嫡女嫁庸王一场大婚,令江山易主谁挡住她前进的路,就踩在脚下成为她的垫脚石谁挡住他的去路,剥皮剜心,生不如死!谁将耻辱扇在他的脸上,就成为祭剑的一抹亡魂谁若令她蹙眉,即便烽火戏诸侯,也要以江山博她一笑。长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第一日百花绽放的王府后花园,男子懒洋洋的倚在八角亭中的长榻之上,半身银白华衣逶迤至地,锦缎上的莲花暗纹在阳光下泛着妖冶而华丽的色泽。面前的管家战战兢兢的站着,抬头看也不是,转身走也不是。男子轻轻的晃着自己手中的杯子,骨节分明的手指上鸡蛋般大小的红宝石耀目如辉,声音低沉魅惑,再说一遍,王妃去哪了?管家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王妃说,今日她要去望仙阁替王爷给清漪姑娘下聘了!下聘?男子危险的眯起双眼,他可不记得他什么时候说过要娶顾清漪!管家又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两步,王妃说,王爷吃不饱是她的错!娶了清漪姑娘想必王爷就不会再需要去她那儿觅食了!第二日王妃又去望仙阁下聘了?声音隐隐有怒气浮动。管家极力保持声音稳定,是!王妃说,今日望仙阁最红的小倌开苞的日子,既然王爷不喜欢姑娘,王妃说不介意多为王爷纳一房男妾!男子咬牙切齿,本王的王妃可真大度啊!管家面不改色的点头,王妃说,身为一府主母,操持王府事务事小,关心王爷的身心康健才是关键!第三日月黑风高,四下无人,正是适合办事的好时候,逍遥王府后院黑影从屋瓦一闪而过,停在了逍遥王妃的屋子顶上。雕廊画柱的龙凤床榻上,大红色寝衣几乎铺满整张床,衬得床上之人肤白若雪,莹润的肌肤在夜明珠柔和的光芒下泛着珠光般诱人的色泽。屋顶上的人眼中闪过一抹淫晃晃的笑,从屋顶一跃而下直扑向床榻上那勾人的身影。身子刚刚落下,笑意还没收掉,床榻上的人已然回头,娇声低唤,王爷,你可来了低头一看,正是昨日王妃不辞辛苦为他纳的男妾。滚!云上翊磨牙磨的小倌心底发颤,不敢抬头多看一眼,拎着衣服溜的比兔纸还快。玉色的珠帘后传来清冷的女声,王爷何必如此生气,若小倌不好,明日妾身继续去望仙阁!不用了!云上翊伸手一捞,将珠帘后的女子连带珠帘一起捞入怀中,有你足矣!女子勾唇而笑,寝衣半落,露出光滑圆润的肩,魅惑无比,她忽然一个翻身骑至男子身上,嚣张无比的道以何为证?云上翊扣住女子后脑,往下一压,双唇相接,低哑的嗓音声声入耳,以天下为聘,江山为礼,换你倾心以待!...